“我的传家宝”征文:谦让

时间:2019-01-19 12:40:59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我的传家宝”征文:谦让

文 章来源 莲
山 课 件 w w w.
5Y k J. c oM
“我的传家宝”征文:谦让

  我家的传家宝不是一件稀世之物,也不是名归的玉器手镯,而是一张薄薄的但分量极重的购粮券。

  我记得那是1978年的夏天,家乡大旱,家里青黄不接,母亲穷尽办法想给我和两个姐姐填饱肚子,但现实非常残酷,我们常常吃了上餐没下餐。父亲外出借粮了,他总不能看着一家老少一天只喝一碗稀粥。为此,母亲还在庙堂烧了高香,希望父亲有所收获,帮助家里度过难关。三天后,父亲回来了,他手里高举着一张“伍市斤”的购粮券,像吃了猪肉一样兴高采烈。母亲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们,我和大姐、二姐三人干涩的嘴巴也有了嚅动,或许很快就可以吃到米饭了。

  但父亲没有到粮站兑换购粮券,他却进山去挖草药了,母亲将藏在地窖用来作种的红薯担了一些出来,熬成粥成了一家的主食。吃了一个月后,我一闻到红薯的味道就想倒胃口。有一晚,深夜,我在床上净放屁,睡不着,母亲对父亲说:“娃他爸,把粮票兑了吧,娃不消化。”“家里还有多少米?”“不足十斤了。”“全煮粥给娃几个吃吧。”“好吧。”“放心,家里还有购粮券可以撑的。”

  次日起,我又喝到了稀粥了,只不过里面加了红薯,即使这样也比净吃红薯粥要好。入秋,老天爷终于开眼,接连下了几场大雨,农田有水了,乡亲们抓紧时间播种,希望能够挽回一些损失。政府的返销粮也来了,父亲领了粮食回来后,母亲马上做了一锅大饭,她说那餐可以放开肚子吃,可没有人动筷子,“盛饭啊。”母亲说。“让弟弟先吃。”大姐说。母亲给我盛了一碗饭,我心里突然疼痛起来,看见两个姐姐瘦得不成样子,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边吃一边流下了眼泪。两个姐姐也闷头吃饭,父亲几番欲言又止,母亲拉了他的衣角不让他说。

  饭后,我缠着大姐非得让她说出来,可她打死都不说。我又去缠二姐,她守口如瓶。我只好找母亲,“妈,家里到底发生什么啦?”“没什么,你用功读书就好。”“为什么每次喝稀粥,我都不见大姐和二姐呢?”“她们先吃了,要去扯猪草、放牛。”“我不信。”“妈哪能哄你啊。”“真的啊?”“真的。”

  这个秘密一直藏到1989年,母亲突遭一场横祸受了重伤,她在临终前唤我单独进去,“娃,你这辈子一定要对两个姐姐好。”“妈,我知道了。”我边说边哭。“当年你爸借了粮票回来,他看到二叔家日子更不好过就让给他了,你两个姐姐蛮懂事,知道家里剩米不多,主动提出来不喝粥全留给你了。”“妈,您早说啊。”“要记得两个姐姐的谦让。”

  送别母亲上山,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发奋读书,希望有朝一日报答两个姐姐当年的谦让之恩。1992年,二叔罹患癌症离开了人世,父亲在清理他的遗物时突然看见了那张购粮券还有一句写在香烟包装纸上的话:谢哥,我也没有用,时刻想着还你。父亲顿了很久,眼泪纵横。

  2008年,父亲过世时,他将那张购粮券给了我,希望我好好保管。我视为珍物。因为它的存在,我们看到了希望,有了精神信念,度过了难关。更重要的是父亲和二叔的兄弟情,还有两个姐姐对我的爱,谦让之情让我受益良多,不仅是感恩亲人,也懂得了谦让诸人万事,收获了很多。

 文 章来源 莲
山 课 件 w w w.
5Y k J. c oM
相关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