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让我有梦让我追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让我有梦让我追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让我有梦让我追


个人命运与整个社会形势紧密相关,改革开放之前个人理想志向之类都是侈谈,因为那时连个人的职业选择这个基本权也没有,即使你有梦想,也不可能成真。
1979年5月28日,天刚蒙蒙亮,我们几个刚满十八周岁的青年男女,挤上开往县城的早班车。大家既兴奋又新奇,更多的是惴惴不安。因为我们要工作了,而我们各自的工作是什么却谁都不知道。我们兜里揣着公社民政办开出的介绍信,要到县劳动局报到后才能知道自己被分配到哪。
在石子公路上颠簸了二个小时后,我们从全县最偏远的公社抵达县城。一下车就赶紧买好下午的回程车票,买不到票要么步行50公里回家,要么露宿街头,因为那时不仅班车少,旅社也很紧张,而且还要凭证明或介绍信才能入住。我们从车站步行三公里来到县政府大院。在一排平房里找到县劳动局,在那里换到了一张去县供销社报到的介绍信,在供销社报到后才知道我们四个被分配回了镇上属于县供销社管理的集体商业,但具体工作岗位还是个未知数。
这就是我踏上社会的第一天。
2005年末,我从报社副总编辑岗位上调任市文联副主席。文联就在当年的县政府大院内办公,院内那排平房还在。此时跨进大院的心情与当年完全不同,有许多感慨,更多的则是由衷地感谢这个时代。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少年时就开始的文学梦早已在平庸的时光中被消磨殆尽了。
当年,第一次走进县政府大门时,除了对未卜的前途命运充满不安外,还有满怀的迷惘。我不明白,自己的工作为什么不能由自己来挑选?为什么个人的志趣爱好得不到尊重?人生发展方向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来把握?这些问题我问过父母,也跟同学朋友聊过,大家都觉得我的这个问题有点傻。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一出生就都是被计划好的,农村农业户口的毕业生回生产队务农,城镇户口的由国家分配工作。城镇居民的粮油是计划供应的,肉、糖、盐、布……连手纸、火柴都是计划供应的,就业当然也就由国家分配了,但被分配者个人没有选择权,企业也没有用人权。
而我当时为什么会有“傻”的想法呢?“文革”结束后百废待举,文学热在全社会率先兴起,我也成了众多文学青年中的一名“发烧友”,不知天高地厚地决心要把兴趣爱好作为理想追求,痴迷程度跟今天的追星族“死忠粉”有点相似。因为痴迷于写作,1977年秋恢复高考时,我不顾家长的苦劝,毅然拒绝参加高考。这一点与后来的80后韩寒有点相似,韩寒是退学18年后公开承认后悔了,而我是没多久就后悔了。且不说文学之路跟挤高考独木桥相差无几,更何况当时的体制下根本没有选择职业的自由,这样的想法等于白日做梦。个人努力在强大的体制面前还是无能为力,要生存就必须服从分配。后来,我选择了多个语言文学函授、刊授学习,又参加了自学考试,其中哲学、大学语文、新闻学等成绩都在七八十分,这在自考中算是高分了。最后还是先后取得了大专和本科文凭。
改革是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在陈旧观念已根深蒂固、配套措施又不完善的情况下,要打破固有模式和惯性思维,会遇到很多阻力。像取消分配制度,虽然是件把择业自由交还给个人的大好事,但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从90年代中期开始吹风,直到2000年才真正全面实施。刚开始时有些人还不理解,特别是农村的大学生家长,他们感到子女千辛万苦考了出去,却连工作也没分到,还不如早点在家种田或打工呢。
我的父亲告诉我:你赶上了好时代,要不然哪有你写作的自由。是的,改革开放之前,写作投稿是桩很容易“犯错误”的事,谁知道一不小心会犯了哪个忌,成了文字狱的受害者。1948年,我的父亲没等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就追随进步师生奔赴盐城参加华中大学干训班,与后来成为当代文学代表性人物之一的陆文夫是同班同学,他们一同跟随解放大军渡江南下,一同到了苏州接受分配工作,陆文夫被分进了当时的新苏州报社当记者,而同样喜欢舞文弄墨的我父亲则服从组织安排,从文书到农会主任、工作队干部,辗转许多岗位,都与文墨无缘,只有在离休之后才重拾笔墨写些看书读报的心得体会。
改革开放之前,不仅报刊少,投稿机会少,而且自由投稿者是没有“自由”的。因为录用之前需要对作者进行审核,要让作者证明自己属于“革命群众”才行。我在读初一时写了篇作文,自我感觉不错,就投寄给了县广播站,可能广播站觉得作者是初中生就省了政审环节。在我从广播喇叭里听到了自己的作文还在得意时,学校的领导来问我:你怎么自说自话对外投稿?
从1979年起,我有习作陆续见报,有文学作品也有时事评论。从县级内刊,慢慢地登上了地市级、省级、中央级报刊。十几年间,虽然人在小镇,虽然身处商海,虽然照相馆摄影师、商店营业员、商场经理、服装厂厂长这些岗位与文学似乎不沾边,但我初心不改,仍坚持着读书写作。1996年5月,我成了正在筹建中的市报社第一批工作人员。能进报社就是改革开放的作用,因为当时我是企业工人身份,而报社是事业单位。所幸负责筹建的领导颇有改革精神和担当勇气,在看过我发表在《解放日报》、《新华日报》、《新民晚报》上的时评后,果断拍板破格招录了我。当我到市供销总社去办理调动手续时,市总社一位领导得知我要调到报社去,他拍拍自己的后脑勺:“啊呀,我们总社秘书科一直在物色人选,怎么就……”我笑笑,我知道,这就是旧的体制机制症结所在,这就是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我身在小镇,而且还是供销社从属的基层集体商业,市总社怎么可能把目光投到我身上呢。
我的四十年经历,就是改革开放的个人注释。这四十年,我发表了数百万字作品,出版了小说集,成为了省作家协会会员,还担任过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虽然今天的我谈不上什么成功,但能让自己兴趣爱好与谋生职业、事业追求完美结合起来,这就是人生一大理想和幸福!
我个人的经历至少可以证明了一点:改革开放把职业选择权还给了个人,这是对人的最大尊重,而每个人由此激发出来的能量汇聚成了整个社会前进的巨大动力,伟大在中国梦也是由千千万万个人民梦想汇聚而成的。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