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征文:彼岸花开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创意征文:彼岸花开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创意征文:彼岸花开

阡铃

多年以前,我把灵魂典当给了魔鬼,只为等待另一个灵魂。

我叫阡铃。这原不是我的名字,但经过了这么一段久得足以让我忘记自己的年月,我早已习惯了这个名字。

我是妖,一个风铃经过长久的岁月修成的妖。我一直不明白,没有生命的风铃如何能够修炼出灵魄?而我,却以妖的生命形态出现在世上。

寺院。

一座荒凉破落的寺院。

房檐下的风铃却依然光洁亮丽。整个寺院看起来,除了别扭,更多了一分妖异。

而我,就是那个风铃。

这里原是有两个和尚的。

老和尚很老,老得无法猜度他的年龄。每一次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总是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然后淡然一笑。他的笑,似乎可以温暖人心。至少,温暖了我的心。在这陌生的世界里,能遇到一个一直真心对你微笑的人,实在是一种福分。

我总觉得,老和尚是知道我的存在的,尽管凡人不应觉察得到。

小和尚很小,总是毫无机心地笑,笑得很天真,很烂漫。

后来,小和尚长大了,那种无机心的笑,我却再也没见过。

再后来,老和尚死了,被葬在了寺院后面。而小和尚兴许耐不住寂寞,也离开了。

从此,再也没有人来过。庭院里的草开始疯长,落了的叶就这么躺在地上。我看着草,枯了又长,叶,落了又生,一年又一年。甚至,当初老和尚那只有一片黑色泥土的坟头,也早已长成了一片葱郁的草地。

我一直这么静静地过着日子,一天也罢,一年也罢,对我而言,原是没什么不同的。直到多年以后,眼前又是一片鲜嫩的绿,我知道,又一年春天来了。

风夹杂着初春的一丝寒意掠过我身边,我却觉得温暖,就像老和尚的笑容。我突然听到一种清脆爽朗的声音,那是一种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另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起,他说,你的笑声真好听。

我吓了一跳,转瞬却又释然。如果说一个风铃能够修炼出魂魄,为何风便不能呢?

我从未见过,一阵风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停留或前进。

他却有这样的能力。也许这就是拥有灵魂的些许好处吧。就像风铃原是无法随着自己的意愿而动,而我却能时常在老和尚的坟前凭吊,尽管老和尚已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轮回,开始了多少次新的生命。

我叫晴风,带来晴天的风。他说。

他在我身边又旋转了几圈,地上那些去年秋天落下的,干瘪枯黄的叶子也被旋到半空,叶子像中了魔法似地舞动,仿佛又有了生命,如同翩翩的彩蝶。

我笑了,依然是那种清脆爽朗的声音。原来这就是我的笑声。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天真的孩子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一样。

我突然记起,这风铃从来便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以至于当年那个小和尚曾一度想要把我换下来。只是老和尚说,会响的,只是时候未到。

老和尚到底是什么人呢?他知道太多平凡人不可能知道也不该知道的事。如果他还在,我真想问问他。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风停了,舞动的叶子又慢慢地,慢慢地重新落到地上。

晴风问我,你为什么沉默?

我说,我在想一个人,一个仿佛知道很多事情的人。

他没有问我那是什么人,只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却怔了怔,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应该有一个名字。

融洽的气氛被尴尬取代,沉静得让人难受。

幸好,他很快又打破了这种沉寂。他仿佛在自言自语,风铃在风里被触动的声音,是世上最美的声音,只有你的笑声,才是最让人心神安宁、神清气爽的声音。

我突然觉得脸在发烫。

他却似乎困窘了,未几,他说了一句更突兀的话,我要走了。多么大煞风景的一句话。令我不得不怀疑他的困窘是为了他之前那一番唐突的赞美的话,还是为了这一番突兀的告别辞。

但我知道,风本是不能停留的,纵然停留也必定不能太久,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何况他确实已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他必须要走。

我原是明白这道理的,我却希望他能留下。我从来对任何事都看得很淡,独独这一次我不想他离开。

我突然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大喊,我叫阡铃。

他突地又转了回来,阡铃,请你再笑一次,让我记住你的笑好吗?

于是我笑了,笑得似乎有些苦涩。

风停了,他终究是离开,叮咚叮咚的铃声戛然而止,我的耳边却回旋着一个声音,等我真正能够掌握我自己的方向,我一定回来。

天地又终于归于沉静,我的心却无法平静下来,我突然觉得天地间的这种静,好寂寞,好难过。

彼岸·花

我等了好久。

无数的风,从我身边掠过,却始终不是晴风。

破落的寺,更加的破落,终于还是耐不住岁月的侵蚀,倒了,只剩下断垣残壁。只有荒草还在,老树还在。

而我,早已能化作人形,可我却情愿以风铃的形态存于世上。我让风铃挂上了老树的枝头,并且以我日渐强大的力量支撑着老树逐渐逝去的生命。

某一天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猛然发现,荒野已变成村落,静寂也被喧闹替代。唯一不变的,只有老树。前方的小路两旁也不再是杂乱的荒草,而是片片良田。

老树早已被当作神树一样供奉着,没有任何人敢亵渎,连最顽皮的小孩也一样。

我突然有一种大梦初醒已千年的感觉。

但是晴风依然没有出现。

我疲累地闭上了眼睛,为了等待,我耗费了多少的心力,为了维系老树的生命,我又耗用了多少的力量,然而一切的一切却始终换不来我想要的结果。

或许那只是晴风一时的戏言,却被我当成了真,是我一厢情愿傻傻地坚守着那本不是诺言的诺言。

或许晴风没有忘记,只是他依旧为他的身不由己束缚着,无法抽身。

或许晴风早已消失于人世,等待着轮回。

我该相信什么呢?相信晴风?还是相信这个等待了千年却依然没有结果的结果?

我回头看了看老树,我忽然有些不舍,因为我知道,一旦失去我的力量的支撑,它马上就会死去。千年以前,它便该死去的,是我硬留着它陪我到今日。

该是它走的时候了,也该是我走的时候。我浑浑噩噩地过了千年,又浑浑噩噩地等待了千年。原来,我已经活过两千年了,原来,我已经这么老了。

我抬起头,只见一片漆黑的天,一轮黯淡的月。我苦涩地笑着,默念起咒语,光洁的风铃上泛起了微弱的黄芒。

巨大的乌云飘过,遮挡了月色那唯一仅有的黯淡的光。

我化作了人形,独自走在小路上,消失在路的尽头。

我一直走到忘川边上,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候着在河里飘摇的那唯一的一叶渡船。我看着他们空洞而茫然的双眼,我知道这只是一群没有记忆的灵魂。

很快,我的记忆也会被抹去。我突然觉得害怕,我原来并不想忘记那段我执着了一千年的回忆。

我的心无端地热了,平静的心湖又再一次被搅乱。

晴风,其实我还是无法忘记。与其在等待了一千年之后放弃,倒不如孤注一掷地赌上最后的一切。

我与魔鬼定下了契约,用我的灵魂,换取一千年的时间等待。

魔鬼狡黠地一笑,应允了我的要求。

我的眼神开始迷离,眼前的一切渐渐地模糊起来。当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回到忘川边上。

冥界本不允许寿元未尽的灵魂停留,所以魔鬼将我的魂化作了一朵花并且宣称,我是一朵自愿投向地狱的花。护送我的魔将这么对我说。

我在心中冷笑,魔鬼便是这样掩饰他的灵魂的交易吗?我看着自己,血红的花色,妖异的花香,也真只有冥界才开得出如此的花。

魔将走时,留给我一勺忆川的水。

传说,灵魂喝过忘川的水便会忘记一切,喝过忆川的水便会忆起一切。

我欣然地接过那一勺忆川的水。即便晴风也失去了记忆,我也能让他记起。

我把忆川的水融入花香里。闻过花香的灵魂,眼神不再空洞,不再茫然,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单一,不再呆板。我知道,他们已经忆起生前的种种。

我施法让黄泉路上,忘川这端开满了同样的红花,一时花香满溢。

晴风

多年以前,我把灵魂典当给了魔鬼,只为寻找另一个灵魂。

我叫晴风,带来晴天的风。

我是风妖。很多人都认为风是最无拘无束的,想去哪就去哪,因而总是有很多人会羡慕,甚至嫉妒。可是从来没有谁理解过风的痛苦。

我到过世界的各地,看遍天下的美景,可是我只能匆匆地来,匆匆地去,匆匆地看那么匆匆的一眼。我多么希望能够停下来细细欣赏,可我却知道一旦停下,便会从此消失于世上。我从不敢停下,尽管我的力量已开始逐渐变得强大。

我不喜欢被操纵的感觉,我只想凭自己的意愿掌握自己的方向。

又是一年春天。

我总是很喜欢春天,微冷,却又温暖,因为春天象征了希望。正如我喜欢晴天一样。

我穿过深山,穿过一个破落的寺院,却听到了一种悦耳的声音,是一种清脆爽朗的笑声,我的心突然很宁静,从未有过的宁静。

我曾听尽无数的声音。包括雪花飘落的声音,叶子凋零的声音,种子破土的声音,却没有一种声音能够与之相比。

我忍不住回了头,只见那破落的房檐下挂着一个极不相称的净洁的风铃。我知道,她也是妖。

你的笑声真好听,我说。她却因此而吓了一跳。

我说,我叫晴风,带来晴天的风。

我不断地变着小戏法,只为博取她的一笑。听着她的笑声,我突然有种想法,只盼能永远留在这里逗她开心。

我耗损了数百年的修为,只为了停下来陪在她身边与她说说话,哪怕只有一瞬。当我对她说我要走的那一刻,我很难过,我不愿走,但非走不可。我忍不住又回了头,请求她再笑一次,让我能记住她的笑声。我说,等我真正能掌握自己的方向,我一定回来。

我不敢再走近那片荒野,直到我有足够的力量能够让我永远留下来陪着她。

彼岸·叶

我修炼了整整千年,终于能摆脱虚无的风的形态,化作人形。

清晨,我重新来到那个地方。当年的荒野,已成了村落。那破落的寺院也早已不在。但她的气息还在。

突然,大人的责骂声,小孩的哭喊声,不绝于耳。扰乱了我的思绪。

前面,那棵村里最大的树下,人们诚惶诚恐地跪着,不断地磕头,祈求上天不要降下惩罚。人群的最前面,几个父亲在责打着自己的孩子

我仔细端详着那树,树上萦绕着她的气息。最后,我的眼光定格在枝头上的那一个锈迹斑斑的风铃上。

我的心,忽然闪过一丝慌乱。

我把风铃捧在手心,冷冰冰的。我对着风铃一遍又一遍地施法,锈迹却始终无法除去。铃上留着的她的气息已经慢慢在消散。

我的脑袋仿佛被重重地敲打了一下,忽然变得一片空白。

我开始疯狂地寻找。付出了无数的心力,收获的却只有失望。可是我依然固执地相信,她还留在人世的某一个角落。

那个风铃,我一直带在身边,也常常捧着它叹息。多年以前,我用法力,将最后的一缕属于她的气息强行封印在铃上。

直到某一天,我捧着风铃叹息着,却不知不觉地走到一条陌生的路上。浓雾笼罩着四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妖异的香气,路的两旁,是大片的血红的花。

我默念咒语,一阵狂风穿过,却吹不散路上的雾,雾反而更浓了。

一个黑影穿过重重的迷雾,来到我面前。我尚未看清他的样子,但我的背脊骨上却已涌起了一股寒意。我不知道他的来意,是以警惕地看着他,心中暗念法诀,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随即他又笑了笑,你无须如此戒备,你的法术在我眼里不过儿戏。

我只是冷笑。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说道,好好考虑吧,不要轻易拒绝一个机会,尤其是在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处境时。

我沉默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早已消失在雾里。

结局

阡铃

一千年的期限转眼已至,花色渐渐地暗淡了,然后枯萎,凋零。漫天飞舞着血红的花瓣,最后消失在雾里,雾也成了血红。原本的一片花海,只剩下光秃的枝。

我的力量在慢慢消失,我突然大笑。我输了,输了时光,输了灵魂,却还是没有等到。

就在最后一丝力量开始消失的时候,我却见到了他,看到了他手中的风铃,那个锈迹斑斑,丑陋不堪的风铃。我蓦地一震,花,陨落了,枯萎的花瓣渗出了晶莹的水珠,是我的泪。原来他一直都没有忘记,他一直都在找我。

够了,值了。我笑着消失在雾里。

晴风

雾散了,香气也散了,就连那大片的血红的花也消失无踪,四周除了那光秃的枝条,再无他物,只有说不出的荒凉。

我沿着小路走到尽头,是一条河。河水粘稠浑浊,河上只有一叶渡河的小舟载着数十个灵魂。每当有灵魂落了水,便有无数只狰狞的手将他拉进河水深处。

河上,轻烟弥漫,看不穿对岸。

河边,还有无数的灵魂在等着渡船。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说,出来吧。

那个黑影又凭空出现,他在微笑。

这是冥界,你是魔鬼。我说。

他眉头轻皱,仿佛对魔鬼这个称谓并不满意,但转眼又笑了。你有什么需要吗?他说。

我说,我要找一个灵魂,不惜任何代价。

很好,他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如此执着的灵魂。

我很想问第一个是谁,但我并没有问,这与我无关。

灵魂,我要你的灵魂永远留在冥界,放弃轮回。这就是代价。

我与魔鬼定下了契约,用我的灵魂,换取一千年的时间寻找。

我的魂,化作了叶,带着香气的叶。而那种香气,可以唤醒灵魂的记忆,阡铃,如果你失掉了记忆,我会让你记起。

忘川边,黄泉路上,只有大片的绿,却弥漫着同样的香气。

千年的时间,并未如我想像中的长,看着叶子逐渐枯萎,我知道千年的期限已至。我忽然觉得可笑。

叶,终究落了,就在那一瞬,血红的花开了,带着阡铃的气息,她嫣然微笑。原来我早已找到她,就在一千年前。

我微笑着,落入风中,散在雾里。

我们的心,原来未曾分开。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