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春天的散文诗:拜谒孔府

时间:2019-03-06 14:02:34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关于春天的散文诗:拜谒孔府

本资料为WORD文档,请点击下载地址下载
文 章
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 kj.Co m
关于春天的散文诗:拜谒孔府

(任俊国)

从青白间走入孔府

太阳开始走向远方的地平线。

红色的霞光从几棵古柏树后面升起,显出日子的高大苍劲。我们向孔府走去,走向并不遥远的苍茫和葱茏。

那边的青瓦檐上,青天仿佛一片青瓦盖在头顶上。街面整齐,行人渐少。笔直的大道,如青天。

时光和我们同步,平静而安详。

前面,古槐树代替了古柏树。树枝上星星点点的积雪,散着洁净光芒,好像五月槐花开了。我恍惚闻到了季节提前的香。

一边是青砖,一边是白墙。我们从青白的入口,走进孔府。

 

重光门之外

一棵更加高大的槐树,指向圣人之门。

夫子说,德不孤,必有邻。

德有邻,也有远方。此时,我们一群天南地北的诗歌作者走在一起。

在时间的远方上,我们称夫子为圣人。我们抬高身心、道德和信仰,从圣人之门下经过。

道德,是一道门。

信仰,是一道门。

远方,是一道门。

它们,在重光门之外。

 

另一扇光明之门

在建筑学上,重光门称垂花门,前后各有四个倒垂的木雕莲蕾,象征高洁。重光门也叫仪门,象征高隆,非喜庆大典或身份重要者临门,不可轻易开启。

四周墙垣不相接续,与黄昏之门一样广大。

即将合围的夜色,将成为其墙。

孔子思想和晨曦,将打开另一扇光明之门。

 

过堂

来不及述说孔府的荣恩。我们脚步匆匆叩过地上的金砖,历史的回音清脆而空远。

作为今天最后一批游客,我们来得晚了。我们早已准备好的缅怀之心,与眼前的节奏并不合拍。

过六厅,穿大堂。

我们轻易地完成了并不轻易的过堂。

一尊太湖石在我望过去的三重门外,显得明亮而庄重。它的瘦与透的特点,点题了此时一大群人穿过孔府的情景。在越来越瘦的光线中,需要我们重新回到《论语》的文字中感受澄明与温煦。

善于总结历史的时间,又常常被历史总结。

比如,时间对夫子的评说。

 

与一棵古柏默立,对流思想

孔府有数不过来的古柏。

它们长青。我看到一种精神葳蕤。

古柏不言,而雅朴、而苍劲,而庄重。光阴从柏枝上流淌过,也从我的心灵上流过,那么洁净,那么岑寂。

一些人路过。

一些人受到洗礼。

我与一棵古柏默立,对流思想。

在孔府,如果能与一棵柏树不言而喻,那么人的精神也是可以苍翠的。

此时,我面前的古柏,躯干已经裂开,人们用铁圈箍着,它已看不到自己的外表,它的精神在高于屋宇的地方俯看大地,关心远方一株麦苗的生长。

每个人是独立的,每棵树也是独立的,彼此在交流中抵达更大的和谐和自由。文 章
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 k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