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神堂湾未果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夜宿神堂湾未果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

夜宿神堂湾未果

 多年前,我与一群文友登览湘西的天子山,曾在“一步难行”的万仞断壁前与死神狭路相逢,在仙人桥的缥缈云雾里强颜欢笑。这两处地方险若鬼门关,胆怯的游人是不敢轻易举步的,体虚的游人也会被一身冷汗害苦,这全是实情,至于冒险的乐趣大小,就得看这块美味“披萨”被恐惧感切过几刀。在我看来,惊险的刺激可谓针针入穴。
 巫山的朝云暮雨能使楚襄王神思恍惚,一枕春梦,天子山的暮雨朝云却使猿鹤哀愁,春梦了无痕。数百座石峰身姿挺拔,高矮不一,眼拙的人只能看到它们的威武,眼尖的人才能看出它们的疲惫。我想,岁月正在慢慢地榨干和耗尽它们的精气神,终有一天,受外力拉拽或摇撼,这些“多米诺骨牌”将接踵倒下,那景象必定悲壮得无以复加。
 峰峦之间,巨壑深谷宛若天堑,树木繁茂苍翠,隐隐约约听得见潺潺水响,却看不清溪涧的模样,遮蔽愈严实,其神秘色彩便愈浓厚。据说,多年前,此地曾有过巨蚺出没,两三丈长的身子,黝黑而粗壮,来无影,去无踪,偷猪摸羊是其拿手好戏。近年来,游客激增,画风剧变,即便威猛如巨蚺,对新环境也不无疑惧,其狩猎范围已明显收窄。
 许多游客都听说过湘西石耳是美味山珍,殊不知山民在悬崖峭壁上吊绳采摘它们的时候,风险巨大,他们若遇上野蜂或突如其来的骤雨、浓雾,就须自求多福了。我询问一位孤胆壮士是否害怕,他浅笑作答:“习惯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在悬崖上攀爬,与死神合练太极推手,竟然习以为常。我们抱紧树干,俯瞰深谷,犹自胆战心惊。旁观者不免寻思,山民采摘石耳,纯粹是贪图好价钱。这个想法未必全错。在大多数情况下,生活并非逼迫而是引诱聪明人去冒险,勇敢者去犯难。
 那几天,正逢奥运会好戏连台,演绎到如火如荼的高潮,山上的变压器却被雷电击坏了。置身于飘摇的烛光和黑魆魆的山野中,大家须找些破闷的法子才行,讲鬼故事,或者重温某些恐怖片的桥段,都未免太老套了。好在月上东天,还我们一个朗朗的乾坤。于是有人脑洞大开,提议去山间赏月。响应者立刻便有了十多人,逶迤而行数百米,神堂湾就在眼前。
 月夜到此地游玩,内心总是悬揣不安,好在人多,说说笑笑,怯意便消减了一大半。薄雾轻笼漫掩着远峰上的树木,乍望去,仿佛一排排憧憧鬼影,再加上山中的各种奇鸣怪响如兔起鹘落,总是令人猝不及防。我们下临深涧,不小心踢落石块,半晌没有回音,更觉一念之差便可使地狱之门訇然洞开。此时,仍有人存心表演恶作剧,扯开喉咙喊道:“某某某,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一位湘西朋友立刻出面制止道:“千万别叫真名,小心他会丢掉魂魄!”众人闻言,全都笑不可仰,乐不可支。
 阴历十五未到,山月还不够圆融,但它熠亮如一只不规则形状的水晶盘,令人心净无垢。月辉宛如光的瀑布,从天庭直泻下来,浇得我们浑身都有了凉意。
某位女生耐不住寂寞,一曲《月满西楼》唱得既悦耳又动情,妙在山谷是天然的共鸣箱,群峰是静穆的倾听者,只可惜歌词不太应景,若是《月满西山》就好了。
“在这儿静坐一晚,大家来个真心话大冒险,一定棒极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比今晚更好的机会让我们敞开心扉。”
某兄的创意一出,众人齐声喝彩。于是我们合计着返回住所取些被单和食品来,然后安营扎寨。当时的兴致,真是高涨到了峰值。
然而笔会主持人出于安全考虑,断然否决了这个充满诗意的提案,他说:“你们男男女女十多人聚在一起,深更半夜,又是疯又是笑的,传出去,不知会被编派成什么样子。还是别闹了,安分点吧!”这番话如同兜头浇下的一瓢冰水,大家醒了神,当即泄了气,丧失了动力。有时,人们从激情之巅坠落理智之谷,竟比坐电梯下楼要迅捷得多。
这一夜,是我们在天子山度过的最后一夜,尽管奇妙的创意胎死腹中,结局算不上圆满,但印象依然深刻,不易磨灭。许多人一生都被生活的铰链和齿轮套牢了,脱不开身,试图寻些开心忘我的时刻,却总难如愿。我们拥有了创意,拥有了条件,却由于形格势禁,将到手的机会白白放弃了,着实可惜。这样的遗憾比古青铜器上的锈迹还要顽固,轻易是擦不去的。

已发表于天津《渤海早报》2016-09-20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