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珞珈山的鸟鸣》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诗歌鉴赏:《珞珈山的鸟鸣》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诗歌鉴赏:《珞珈山的鸟鸣》
吕本怀


 珞珈山的鸟鸣

珞珈山是一片茂密森林,也是鸟鸣的天地
清晨鸟鸣啾啾,此起彼伏
正午鸟鸣交织,覆盖森林
黄昏,则只剩一两声鸟鸣悠然回响
你所能体验并有所领悟的最微妙境界
全在于你能否听得懂鸟鸣

我也与鸟鸣有过秘密的交流呼应
孤独无依时,你安慰过我
寂寞无聊时,你与我对话
有一次,一只鸟儿冲我反复啼鸣
引领我进入一片丛林
然后我好奇地跟了过去
来到一片空地,惊讶地发现
眼前湖光山色,豁然开朗
原来,这里才是珞珈山俯瞰东湖的最佳位置

就这样,当我还在懵懂无知的十七岁的时候
你给我启迪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微品:

     全诗很明显地分为三层,诗人先对珞珈山鸟鸣进行描摹,后表现珞珈山鸟鸣与我之间的关联,最后则强调珞珈山鸟鸣对“我”人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对珞珈山鸟鸣的描摹以时间为节点,“清晨鸟鸣啾啾,此起彼伏/正午鸟鸣交织,覆盖森林|黄昏,则只剩一两声鸟鸣悠然回响”,他描写得既具体又准确,让读者仿佛也置身其间。尤其等那黄昏“只剩一两声鸟鸣悠然回响”,我想当时诗人一定有着无以言说的安宁悠闲,更有那与大自然无缝对接的微妙喜悦。

      鸟鸣似乎是诗人刚进大学时最亲密的伴侣,毕竟他那时小,刚十七岁,很可能还来不及谈恋爱,珞珈山的鸟鸣于当年的李少君一定有着情人般的感觉,“孤独无依时,你安慰过我/寂寞无聊时,你与我对话”则是这种亲密无间的细腻呈现。于诗人这辈子至关重要的是“有一次,一只鸟儿冲我反复啼鸣/引领我进入一片丛林”,随之而来他所收获到的岂止“珞珈山俯瞰东湖的最佳位置”?或许就在当年“豁然开朗”的那一刻,便已播下诗人一生里钟爱自然并以抒写自然为己任的种子。

       今天的李少君以“自然诗人”而著称,他曾将诗集命名为“自然集”,他还多次表示“自然山水是我创作诗歌的老师”;他将自己工作的第一站放在海南,极有可能就是被海南岛的自然生态所吸引。而他灵魂深处锲而不舍的追求,则应可追溯到珞珈山的鸟鸣,追溯到他在十七岁时的那个黄昏;只是给他心灵指引让他“豁然开朗”的并非什么哲人大师,仅仅是珞珈山上那“一只鸟儿”。

    “珞珈山是一片茂密森林”,正是这片茂密森林孕育出了“珞珈诗派”,诗人辈出成为武汉大学最有代表性的特色。由此看来因珞珈山的鸟鸣而爱上自然、爱上诗歌的人并非李少君一个,珞珈山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诗歌名副其实的福地。

     1950年代,韦其麟、晓雪、陆耀东、叶橹等是珞珈山的诗星,他们后来分别成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云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及大学教授;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又有王家新、高伐林、方方、林白、野夫、张水舟、陈应松、刘继明等在珞珈山上写诗,见证一个诗意盎然的时代。

    “珞珈诗派”这个叫法,源自1980年代中期李少君、洪烛、陈勇、单子杰、黄斌、孔令军、张静的诗兴之举,随后被珞珈诗人们广泛接受。珞珈山脚下的各大文学社团如“77诗社”、“珞珈山诗社”、“浪淘石文学社”、“倾城诗社”等,一代一代相互传承,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珞珈山所发源的自由精神、包容思想与诗意生活,真正做到了自成一派。珞珈山出身的诗歌批评家程光炜、罗振亚、方长安、汪剑钊、邹建军、吴投文、李润霞、陈卫、荣光启、刘奎、萧映等也因诗结缘,成为当代诗歌评论界的一支力量。

禅宗以顿悟为宗旨,一次顿悟或许便能改变一生的走向,李少君及许多珞珈诗人的人生也是如此——“就这样,当我还在懵懂无知的十七岁的时候/你给我启迪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作为诗人自身,他一定会在灵魂深处为这只鸟儿留下一个特殊的位置,而作为读者,我应向那只黄昏时分朝诗人“反复啼鸣”的鸟儿致敬,或许正因你那不经意的指引,中国当代诗坛才拥有了这样一位不可或缺的自然诗人!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