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关于教师的作文:永远的祥师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中学关于教师的作文:永远的祥师

文章来
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 中学关于教师的作文:永远的祥师
 
 厚厚的镜片,挡不住背后两道锐利如刃的目光。虽然个子不高,但是短小精干,站在你面前显得不怒自威。这时,面前这个五短身材的人会显得像泰山一样高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任何一个看到这段描述的苏祠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说,你在说三年级15班的班主任祥师吧。
的确,我们的班主任祥师,在学校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问起他,各个老师都会说,他教的班很好。而学生们都会一致认为,他是学校里的恶霸之一。而他倒自在,不管别人怎么议论,照样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开学头一天,当每个新生跟着家长亦步亦趋,前往自己的新班级时,我也揣着一颗好奇而紧张的心,气喘吁吁地爬上五楼,见到了我的新班主任,被亲切地称为祥师的数学老师。见到他之前,听说他对学生很严厉,于是在我的想象中,他便成了一个高大威猛,手拿教鞭凶神恶煞的人。而刚踏进教室门,我便大跌眼镜:眼前这个人,真是传说中的祥师吗?刚开学头一天,他就给迟到的同学一个下马威——统统罚站。教室里一下子站满了人,前面后面,边上中间,能站的地儿都站了。于是在我眼中,矮个儿的他威严起来。
开学第一课,练的是静坐。“初中跟小学完全不一样。”他板起一张扑克脸,“初中了,不会有老师再来逼着你学,想学习的人,靠的是自觉!”他用犀利的目光扫视着下面的人群,撂下几句话。教室里的空气瞬间凝固,气温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骤降。一间教室,六十个学生和一个老师,在绝对静默中,度过了二十分钟。事后,我的腰酸了一整天。这大概是最奇特的开学第一课,也是祥师教给我们的第一课:成大者事,应先学会静。
与他相处得多了,也渐渐了解了更多关于他的事情。他是个与众不同的数学老师,上课从来不用教材。每节数学课,有一半是在谈时政大事。接下来的二十分钟,没有任何铺垫预设,单刀直入地进入本节课的中心。想听懂祥师的数学课,课前预习是必不可少的,否则你整节课都会在云里雾里度过。作为班主任,他的那根教鞭,或者说竹条,一直是我们恨之入骨的对象——那可是一打一个印啊。
那是一年级下期。有一次午休,从来睡不着觉的我觉得无聊,跟前面的同学聊了起来,结果被推门而入的祥师逮个正着。祥师脸色一沉,目光变得似冰霜般寒气逼人。他一言不发,转身拿起倚在门边的教鞭,开始挨个惩罚过来。教室里静得让人发慌,只有竹鞭锐利的破空之声,与竹鞭打在肉上发出的脆响 。偶尔还能听到他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左手”两个字。鞭子打在我手上,我的天,手掌发麻、生疼。那是我唯一一次接受祥师的鞭刑伺候。从此,对于祥师,自然又多了三分敬畏之心。
说到祥师,不得不说的是他的笑。俗话说得好,世界三大名笑,蒙娜丽莎的微笑,柴郡猫的露齿笑,以及祥师的谜之微笑。他笑,一般都意味着,你摊上事儿了。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本学期。本班几个弟兄,想着体育课所剩无几了,决定约在一起,逃课打球。事情败露之后,祥师脸上又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如剑,如刀。周围的人都意识到,大事不妙。果然,他未先去缉拿在逃嫌犯,而是掏出手机,挨个通知家长。等联军到齐之后,祥师仍然笑意盈盈——微笑中带有某种残酷的气息,仿佛将恐怖唱成了一支美丽的歌。
在祥师的统治下,我们觉得自己仿佛被一个暴君捏在手掌中,终日不得安宁。于是便有许多“仁人志士”们前仆后继,通过革命来反抗统治者的暴政。而一次次的革命,都一次次被无情地镇压。在我们心中,祥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然而,从王老师口中,我们知晓了祥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那节政治课,谈到个人素养,王老师对祥师大加赞赏。下面有人嗤之以鼻,王老师便讲述了一个故事,关于祥师的故事
当天清晨,祥师一如既往地在面馆吃早餐,正欲起身离开时,旁边另一个公务员模样的人突然急了起来,她也在面馆吃饭,结账时,却发现自己未带够钱。她向老板请求,自己有公事,要马上离开,而老师板却坚持要求结完账再走。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公务员模样的人又急又尴尬,不停在包里翻找,想搜到一些零钱。周围的人这时大多都转过头来用或同情或嘲笑的目光注视着她。在一旁的祥师实在看不下去了,起身掏出自己的零钱,帮那人解了围。然后,让祥师难以置信的是,那位窘境者走竟然走进了苏祠中学的大门,摇身一变,成了视查学校的工作人员!
祥师大概没有想到,仅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善举,就为苏祠中学赢得了好印象。祥师的这段经历,被人们口口相传,最后成为苏祠中学的一段佳话。
作为一名父亲,祥师对自己的女儿那是疼爱有加。他的女儿,也是他的上届学生,我们的学姐,正在绵阳南山中学就读。虽然绵阳离眉山挺远,坐汽车直达也要三四个小时,他还是不辞辛劳,隔三岔五就往绵阳赶。我将这件事作为笑料讲给爸妈听,他们听后,却感慨:“这么跑,你们邹老师太辛苦了。”也许只有父母才能懂父母的心情。祥师有一个U盘,里面装满了各种高中的学习资料,每每谈到这个,他都会一脸自豪:“这是帮我女儿搜集的资料,她可能用不着,但她只要说一声,我能马上给她找出来。”他还说,自己每天晚上为做这件事,往往熬到午夜时分。这份父爱,让我动容。
在学校中,祥师跟只蜜蜂一样,忙得不可开交。做操的时候,他要组织“苏祠三巨头会议”;早读的时候,他要和戴校长一起视查情况;每到考试前后,他更是忙得恨不能有分身之术。他曾向我们自夸,他有一绝技——倒下就能睡着,睡个四五十分钟立马自动清醒。其实,我能看出,这绝技背后是多少辛劳与汗水啊。
不管我怎么说,他依然是祥师;而再过一个月,我们却不再是我们。
也许,我们会成为祥师口中传说的“我的上一届学生”,被后来的学生们所铭记、仰慕,也许,我们会被记忆尘封,最终渐行渐远,学生们来了一届又一届,又走了一届又一届。而祥师,依然是那个祥师,依然会在开学第一天用静默开课,依然会手执教鞭凶神恶煞,依然会挂着诡异的微笑,将恐惧唱成一首唯美的歌……
茫茫人海中,能与祥师相遇,是彼此的缘分。而这缘分,也终于要走到了尽头,回首走过的路,一切如此清晰,仿佛昨日重现。而站在路口,向我们微笑致意,看着我们渐行渐远的,是那个永远不变的祥师。文章来
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