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那柯里游记

时间:2019-03-12 15:47:25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美文欣赏:那柯里游记

本资料为WORD文档,请点击下载地址下载
文 章来源 莲
山 课 件 w w w.
5Y k J. c oM
美文欣赏:那柯里游记

   昨日住云南普洱(思茅),今日特别去游览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古驿站那柯里。 这里没有我见惯不惊的阴云和雾霾,有的是洁净的空气和蓝天白云。正当妻子亚雪和孙儿书亚还在严寒和雾霾中挣扎的时候,我则置身于如夏的思茅,享受着蓝天、暖阳、清新的空气和热带雨林的翠绿。他们不能到此与我同享,实在是遗憾之至。

   从普洱向西南車行23公里,我们一行便抵达了目的地那柯里。

   那柯里这地名,我初次接触到它,感到很奇特,真像一个外邦地名;其实,它是一个道地的中国地名。因为,它原名叫马哭里,你看,这地名不是很中国么?

   那柯里自汉唐以来就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驿站。在茶马古道的时代,这里商贾云集,客栈林立,商贸繁荣。西双版纳和思茅(普洱)自古盛产普洱茶。据此地茶老板说,川西、西藏、青海、宁夏的游牧民族,吃牛羊肉和酥油,还真离不开茶叶呢。

   我也听说过,普洱的熟茶,是发酵过的,具有很强的助消化作用。你要是吃了一肚子牛羊肉,你喝普洱茶的熟茶试试,你就会体会到藏人为什么那么离不开喝茶了。思茅(普洱)和西双版纳出产的普洱茶,依靠马帮和驿道,运往西北和国内外各地。

   如果说昆明是云南最大的驿站,那么西双版纳(傣语十二坝子的意思)和思茅(普洱)都是茶马古道上的驿站,而那柯里则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小驿站。传说马帮驼着茶叶和其它货物來到那柯里驿站的河边,这河呀,谷深路险,过河十分艰难,马儿们走到这里不约而同地都哭了起来。所以,这里叫马哭里。后来人们逐步修起了石桥,马帮过河就方便啦,马儿们从此也不再哭泣了;于是,这地名,也就慢慢演变成那柯里啦。

   我特别观察过那柯里的那条河,河并不宽,算是一条小河吧;不过,河水从山中的深谷流出,谷深水急,倒是不假。上溯古代,或许谷更深,水更深,水流或许更加湍急。可以想象古时没有石桥,马帮要越过深谷中湍急的河水,確实是十分艰难的。难怪马儿们要望河哭泣了。

   行走间,我看一座古色古香的廊桥,小巧玲珑,古风犹存,廊上有匾额曰“风雨桥",又有楹联云:“崎岖古道行程经历跋山涉水,浩荡马帮到此暂时避风栖雨”。此桥似为早年马帮过往和马帮暂时遮风避雨之处。

   廊桥何时所建,不得而知,但从廊桥建筑水平和楹联的文化水平来看,我猜想应该是现代仿古而建。况且那楹联对杖不工,文辞欠佳,缺少文化含量,絕非出自早年秀才、乡绅之手。

   想到这里突然心生愧疚,我真是个书呆子啊,明知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连生存都不易,遑论保存古迹?能有如此古朴的廊桥,就已经难为当地百姓和下层官吏了。

   这里客栈不少,农家乐也多。我们在一个陡峭的山坡古街旁,看见一家宅院,名曰高家庄,是一家茶庄和农家乐。在门口展示着一个大大的竹烟筒、一个炒茶的大铁锅和柴禾灶。这炒茶的大铁锅显示,高家庄并非普通的茶馆,乃是一个制作销售普洱茶的茶庄。这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于是,我摹拟烟鬼请人给我拍了一张吸烟照,以示"到此一游”也。

   跨过高家庄古朴而袖珍的庄门,展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不小的大院落。

   院左是茶庄。正前方有展示自制普洱茶的货架。货架上普洱茶的商标上,印着一位采茶的美女;年轻的髙老板带着几分得意地说,这就是他的妻子。正前方有茶座,茶座右侧有一个供演唱歌曲的高台,高台后的货架上放着扩音器材,货架旁掛着一把漂亮的吉他。这里也有一些餐桌,这茶庄还供应饭食。我立刻想到,年轻的高老板以他的美妻做家产普洱茶的品牌代言人,又给茶座添设音乐演唱以助兴,还供饭食;可见,这位高老板还是颇有现代商业意识啊。

   右侧是髙家的宅院和楼房。楼房前高家的家人们在干净的院落里闲坐闲聊和做着家务,这一切都显出这个家庭一派平和、宁静和安详的气息。

   我们围坐在一个巨大树根制作的茶桌前,年轻的髙老板给我们不停地倒茶。热带的日光把他那英俊的脸晒得黑黑的,但那黑黑的肤色掩盖不住他的英俊。客人一再地夸他是一个帅小伙,尤其是女性的客人。但在我看来,在他的身上,帅气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他那一脸的真诚和朴实,还有那一副善良的心肠和满脸始终不变的微笑。

   他始终微笑着。他即使不笑,也还是微笑着。我似乎能感到,他的微笑里,蕴涵着浓浓的甜蜜和直率的真诚。

   这个村子有五个民族:傣族、哈尼族、景颇族、彝族和汉族,各民族居民相处得非常友善和融恰,他坦诚自己是个已经汉化的彝族人,但在我看来,他们民族坦诚率直的血统,在他身上仍然古朴地呈现,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向我们推销他的普洱茶和其它服务项目。在他的心目中,好像客人是否买茶和用餐,他并不在乎。他只当我们是未曾蒙面的远方朋友,只管聊天和饮茶便是;并且彼此没有界限,显得那么自然、平和与亲切。

   这果真是一个有故事有良善传承的家族,他祖上的高老先生,是一位名中医。他说,他是高老先生的第四代孙。

   在高郎中的时代,有一位藏族青年带的马帮在那柯里遭到土匪抢劫,不幸负了重伤。高郎中不顾被土匪报复的危险,将青年人背回家中,秘密医治三月,直至痊愈,才让青年安全回到西藏家中。

   这位藏族青年是一位贵族子弟,第一次带马帮远赴云南,特为经受历练。没想到遭此厄运却侥幸逃过一劫。于是,青年携重金来到那柯里,要酬谢高郎中。然而,高郎中说,救死扶伤乃我本分,于是拒收重金。高郎中救死扶伤不收酬重金的事迹很快传扬开来,成为一方佳话,高郎中也因此名扬四方。

   这个故事似乎有点稔熟,真有点像《圣经》中的好撒玛利亚人……

   我们告辞高老板,他并没有一点要收茶钱的意思。我心里暗想,眼前这位年轻老板的血液里,是不是也遗存着祖上高郎中的善良基因呢?

   离开高家庄,我们快要游完那柯里时,似乎也没有见到古驿道的痕迹。正在遗憾,忽见路旁的上山路口处的岩壁上,刻着“茶马古道”四个大字,我这才喜出望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上山的古驿道十分陡峭,石阶参差不齐,石阶上被马蹄和脚夫的草鞋磨出了深深的脚印。我又看出,古驿道已经多少年无人再走过了。

   沧桑的岁月已把古驿道变成了斑驳的古碑;这座古碑矗立在那里,似乎变成了某种永恒。

   它在向现今的人们不停地诉说着历代先辈的勤劳、勇敢和坚毅。

   它也在向现今的人们不停地诉说着前人的艰辛、苦难和血泪。

   它似乎还在向现今的人们不停地诉说着,在向商业社会急剧转型的时候,在急剧现代化的巨变中,我们祖辈的优良传承,可不能丢弃弃啊!

   我仰望这座老旧和苍凉的古碑,浮想联翩,久久不忍离去……文 章来源 莲
山 课 件 w w w.
5Y k J. c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