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上茶,上好茶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茶,上茶,上好茶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茶,上茶,上好茶

明眼人一看便知,我这题目是有出处的,流传的版本很多,姑录其一:
元丰二年,东坡守杭,谒一寺院,方丈见其衣衫简朴、相貌平平,曰:“坐,茶”;与之谈,觉客出语不凡,遂邀至厢房,曰:“请坐,上茶”;东坡颌首以谢;俄而,方丈竟知客为东坡,乍惊,曰:“请上坐,上好茶”。别时东坡书一联相赠:坐。请坐。请上坐!茶,上茶,上好茶!
这个故事流传既久,我知之也久,时常地在脑中浮现出来却是近年来的事情,触发的情由,也是我亲历的小事。
我去参加一个学生的婚礼。同席的都是学生父母的同事、朋友,我不认识谁,谁也不认识我,于是,我就默默地坐着,喝茶,吃瓜子,听周围的人聊天。家长里短,奇闻轶事,不绝于耳。在一个话题结束,另一个话题还没有接续时,有人突然发现了我这个公共的“生人”。在众人似乎审视的眼光中,我只好自我介绍:“我是新郎官的老师。”“哦,老师!”周围的空气流动突然加快,大家找到了新的话题,眼里闪着光:“您是哪里的老师?”“一中的老师!”“XX老师退休了吗?”“XX老师当时是我们孩子的老师。”“一中今年的高考成绩怎么样?”……
我受邀到学校讲课,门卫自然不认识我,严厉地阻止我入校。我于是微笑、解释“我是谁”、“我来干什么”,门卫辞色稍降,打电话确认,继而遥见邀我之人已大步来迎,门开,我始得入,如是者三矣。
事后,邀我之人再三致意,解说现今校园安全的重要性,询问来访之人的必要性等等。我也是桃源中人,自然明白,不会介怀。其时,我想到的是另一个人,另一件事,并在内心自省:我从教20年,竟然还没有修炼到“看上去”像一个老师啊!
大约是在2011年,我有幸聆听了著名散文家林清玄先生的讲座。林先生讲,有一年他入山修炼,很久才下山。到一摊贩处买水果,摊主找不开钱,到隔壁去换零钱,这时候又来了买水果的,问林先生:你这水果怎么卖的?林先生很难过:“我入山修炼这么久,看上去还是和卖水果的摊贩没有什么区别啊。”听讲座的我们此时不由自主地再次端详林清玄先生。林先生自是骨骼清奇,但是不修边幅,长发遮耳,聪明的脑门犹如热闹的街道,这样的形象确实很难和我心目中的“作家林清玄”对应起来。
说起形象,如果单凭“颜值”能让人过目不忘、一见钟情的话,应该只能是那些偶像级别的“天王”“天皇”“玉女”“大咖”、巨星了,这肯定不是我辈所能及的了。从目前能看到的资料看,大概东坡先生的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不能和那些靠“颜值”吃饭的人相提并论。从形象上也绝难看出和“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被公认文学艺术造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的评价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当然也更不可能看出“满肚子的不合时宜”了。所以才有方丈“坐,茶”的直观印象了。
周国平说:“世上很少有人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相貌。一般来说,年轻人比年长者更在乎,女人比男人更在乎。”“少男少女的美洋溢着相同的青春朝气,但我们也能发现,其中有些人因为正在形成的优秀个性而显得更具魅力。对于一个成年人的外貌,我们一般不会对其物理性方面例如五官的构造、皮肤的质地给予高度评价,而是更加看重其所显现的精神内涵。”中国的圣人孔子和西方的圣人苏格拉底都是相貌极其古怪的人,但是,历史并未留下人们认为他们丑陋的记载。
话说得再通俗一些,引用一句时下时髦的话来说,人到中年,“颜值”原本就不高,那就只能看“气质”了。
周国平说:“在到达成熟的年龄以后,一个人相貌中真正有吸引力的是那些显现了智慧、德行、教养、个性等心灵品质的因素。至少就男人而言,这基本上是共识。”又说:“一个内心空虚的人绝对装不出睿智的目光。”
“气质”如何修炼,周大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