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夏天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那些年的夏天

文章
来源 莲山课
件 w w w.5 Y K
j.Co M

那些年的夏天

  想起那些年的夏天;好像是上辈子的事;好像与我无关;好像那是看过的一部电影;或者读过的一本小说;怎么想都感到不太真实;却又分明的在眼前闪现......
    那是我的父老乡亲。麦收是他们最苦最累的时节。抢收抢种不说,还要承受烈日炎热。那时候男女社员每个人都带有草帽,草帽是苇编的很厚实的那种,像个小锅盖,里面有一个人头大小的草帽圈。仔细的女人们总是把草帽圈四周用布缝上,一来结实二来不扎头发。到了集合的时候,人们就坐在生产队的大门楼里等着派活。有人用草帽当扇子来回扇着;有人当铺垫坐在屁股底下;也有人拿它当东西盖在脸上假装睡觉。还有人放在身边,把吸完的烟袋锅放在那里。到了干活的时候,草帽全都扣在头顶上了。麦收是不休息的,多热也得干。那时候,人们唯一解渴的东西就是井里提上来的凉水。喂牲口的有然大叔很有耐心,每次听到队长喊“歇盼了”他就急忙提着两只饮过牲口的水桶走到井边去打水,有时候不等提到大门楼里,就被围上来的人们把过去,你喝完了他喝,他喝完了你喝,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管干净不干净,往往的水桶里还浮着树叶、柴草或鸡毛一类的杂物,他们也不在乎。照样吹几下,咕嘟咕嘟的喝着,连头也不抬。等喝饱了,直起身子,抹一下嘴边,还满足的说声“真好”“真痛快”的话。那时候,人们吃的是一分钱的冰棍。赶上哪个社员高兴了,或打什么赌输了,就掏出一块钱来买105根冰棍给大伙吃。那时候如果买一块钱的冰棍就在饶给5根。那些冰棍是我们本地人做的,井里的凉水,放上点糖精,加点颜色,冻好了就是冰棍。人们吃冰棍的声音就如同吃冰块,卡擦卡擦的响,牙齿不好的就咬下一点来含在嘴里图个凉快。
    记得麦收时,大队上怕社员们热坏了,就给他们准备一些“人丹”“清凉油”的东西用来祛暑,“人丹”是紫红色的小粒粒,装在不大点的小纸袋里,开始我以为是甜的,后来我偷着尝过一粒,凉飕飕的不是滋味。清凉油的盒子就如同五分钱硬币那么小,放在兜里,等谁热的难受时就拿过来往脑门上抹几下来祛暑。那时候的女人们过夏天最发愁的事情就是多热也得做饭。赶上连雨天,做饭没有干柴禾,更是难。我奶奶经常的光着上身拿一把扇子在灶膛门口扇来扇去,一边扇一边骂,还一边不停的拽下肩上搭着的手巾擦脸上的汗。我妈也辛苦之极,不管干活多累,回来也要做一大家子人的饭。到了夏天都爱吃面条。奶奶提前就和好了六七斤面,我妈一进屋,奶奶就说,急忙擀汤吧,我去打卤炸花椒油。于是我妈就顾不得休息,放上面板,找来擀面棍,开始一下下的擀着面。(我们这里人习惯把面条叫做汤条)妈妈用力的擀着面,出了一身汗又一身汗,等到面条煮熟了,大伙都吃的时候,她却难受的不想吃了。记得奶奶和妈妈那些年身上脸上胳膊上老有痱子。都是做饭热出来的。还记得妈妈说过句这样话“什么时候我熬的不做饭了,我就熬出来了”。
   那些年的夏天没有蚊香一说。晚上睡觉前家家户户都要“熏蚊子”。熏蚊子就是把敌百虫药水洒在几张纸上或者是柴草上,然后在室内点燃,等到燃尽,屋里就弥漫着一股子难闻的药味了。人们就关好门窗,坐在大街上乘凉聊天,等到时辰不早了就回屋去睡了。因为药味的存在,蚊子就不敢随意侵入室内了,人们睡觉也踏实了。也有的户用“敌敌畏”来驱蚊子,买来一把专门打药的小机子,到了晚上,娘亲们就围着屋里“嗤嗤'的打个不停。当然也发生过药物中毒的事件。因此我妈经常的在半夜里小声的喊我们的名字,唯恐我们中了毒睡死过去她不知道。
    那些年的夏天人们最怕过雨季房上漏雨。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外面不下,屋里还滴答。那时候我们的窗户都是一层白纸糊上去的,到了雨季窗户纸就被雨水淋得破烂不堪。有时赶上狂风暴雨来得突然,屋里的炕上就被雨水泡了起来,当然被褥也淋湿了。如果家里有人,一看天气不好,就要赶紧找塑料布堵上窗户;也有好多户找不到塑料布就用做饭的盖顶来堵窗户的。雨过天晴,大人们就忙着和泥找抹子抹房顶的漏洞;孩子们则没事一样三一群俩一伙的在大街上淌水洼或逮小鱼玩。一些男孩子也喜欢到小河里去洗澡或者去地里的树上逮知了。
    那些年的夏天,我还干过很多人没干过的活,就是砸炕坯。烟熏火燎过的炕坯是上好的肥料,砸碎后给庄稼用上别提多有劲了。因为炕坯是用胶泥脱成的又经过一半年的烧烤,所以很坚固。想砸碎它不用点劲头是不行的。砸炕坯的榔头是木制的,俗称“坯榔头”,家家有,有的好使有的就不好使。我们家的就不如邻居二嫂子家的好使。我喜欢用二嫂子家的坯榔头砸炕坯,头小,轻松,还不磨手。十几下就能砸碎一块炕坯。夏天的孩子们是不喜欢睡觉的,她们出来进去的瞎折腾,闹的大人就烦了,就冲我们吼,去,没事砸炕坯去。砸完二十块再玩。我们就蔫了,就老实的去砸炕坯了,一下接一下的,故意使着大劲砸的狂狂的响,还不时瞅下屋里坏坏的笑。
    那些年的夏天,我们小孩子从来不老实的在屋里呆着,总是想着法的往外跑。我们有许多玩法,摸鱼、掏鸟窝、逮知了,或坐在树底下来“憋死猫”、来方、抓籽,抓瓶盖等游戏。有时候我们也偷着去“糟号”,比如几个人商量好一块去偷个瓜啦摸个枣啦掐人家朵花啦。那些年的夏天虽然过的日子很苦,但我们依然充满了童年的乐趣。

文章
来源 莲山课
件 w w w.5 Y K
j.Co 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