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几度回三峡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梦里几度回三峡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梦里几度回三峡

   清晨,江面雾蒙蒙一片,远处航行指示灯孤独地在江风中闪烁。一起出差的同事都还在酣睡,我早已从梦中醒来,轮船就要航行到宜昌港了。三峡水电站建设之初,我随部队来到当时还是非常荒凉的三峡坝区,一直到03年调回老家的武警部队,在那里度过了我人生当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很想故地重游,虽然我们大部队已不在那里(三峡工程竣工,武警水电部队就又转战国家其他的大型水电建设工地了),但那里已留下我太多或美好或酸涩的难以抹掉的记忆。这次出差抓捕了一名诈骗案犯罪嫌疑人,当然不能在此地停留。下了船,我们赶紧坐上大巴车从三斗坪渡口赶往宜昌市区。

   汽车驶向了三峡坝区,我的心莫名的激动起来。“这是我们以前部队的营区”,我兴奋地指着映入眼帘的一幢楼房对同行的同事说。“哦,你以前在这里当兵啊。”同事不浓不淡地回应着,他当然体会不到我此刻的心情,激动、兴奋、留恋还是怅然若失……,我自己也说不清。

   三峡指挥部的办公楼、支队的训练场、文化娱乐中心、警消大队的营房、坝区公园、坝区接待中心……车窗外都是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风景。车子开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三峡坝区专用高速公路入口,几分钟就跑完了我十年生活战斗的地方。我心里埋怨司机为什么开得这么快?这里一草一木、一房一屋都有我美好的回忆,一如十年前离开三峡那样,真的想再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往事如烟,但往事并不能如烟逝去,而是历历在目。二十岁小伙子时,我是三峡武警水电部队的一名战士、司机,也是三峡工程的建设者。部队最初承担三峡工程最复杂、施工难度最大的永久船闸开挖任务。一声令下,一千多名官兵壮怀激烈地从革命老区江西开赴到宜昌西陵峡畔。

   初到三峡,一片荒芜,几座不高不矮的荒山,杂草丛生。部队喝凉水,吃青菜,住帐篷;官兵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工地上到处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向三峡建设者致敬”等等这样的标语和口号。看着让人热血沸腾,豪情满怀。

   在运输大队当调度兼司机的我,穿着雪白的衬衫、蹬着油光发亮的皮鞋,开着没有车窗玻璃的老式212北京吉普,整天奔波在尘土飞扬的施工工地。天热时,开脆把顶蓬也卸掉,“享受”跑车兜风的感觉。套用现在网络流行句式,“哥开的不是车,是青春!”是另类还是风景,当时我没有在意。不过在我考军校政审时,听说有领导认为:这样脏的施工现场,穿得这样干净,不太协调,这个兵干工作可能也不够踏实。关键时刻参谋长力挽狂澜,说敢于在这样泥泞的施工工地穿白衬衫的人,肯定是勤奋的人、对生活充满激情的人。感谢领导的英明。要不然,现在的我不是在老家种田就是在某个城市打工了。

   为感谢领导的知遇之恩,军校毕业时我没有选择去财务股干自己的专业,而是到基层带兵当排长,和战士们整天摸爬滚打在工地。挥洒着汗水,渲泻着激情,快乐而充实。

   忙碌紧张的施工生活之余,也有惬意的时候。晚饭后,漫步在江边,看过往船只悠悠,观夕阳缓缓西下,江风徐徐吹来,与战友一起谈人生、聊理想、说爱情,心旷神怡,一天的劳累都烟消云散了。

   年轻的人年轻的兵总会有一些感情故事。在三峡几年,我也有过或朦胧或清晰的感情经历。但我不知哪段是真实的,哪段只是青春的序曲。

   当战士时暗恋过女军官,可等我军校毕业,人家不仅是名花有主,而且早已生米煮成熟饭了。

   在三峡商务中心练习电脑打字时,我刚打下“十年生死两茫茫”几个字,站在身后的长发清纯女孩念出下句“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我又打下“红酥手,黄籘酒”,她又念到“满城春色宫墙柳”。我一时心潮澎湃,心头那根弦蓦地被触动。以为找到了知音,暗自庆幸也有和我一样喜欢古典诗词的女孩。第二天满怀希望地再去时,发现那个长发女孩和另一个同样面貌很清秀的男同事正开心的调笑着,一脸的幸福状。没有开始就结束了。那时我不懂也不相信爱情也需要竞争。

   也有过所谓的红顔知己,曾经似真似假的相约过休假时一起同游黄山。还说过“如果穷得只剩一粒米,我也会为你熬一碗粥”。到现在我也没去过黄山,当然我也没有穷到只剩一粒米。她转业去了沿海发达城市,我调回了老家,各奔东西。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事业和感情。在三峡从军的日子,事业还算一帆风顺,感情就没有心想事成了。但不管怎样,那段军旅生涯是美好的,回忆更是温暖的。那是什么都缺但唯独不缺激情的日子,什么都没有但至少还有梦想。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大把大把的青春攥在手里,那才是最宝贵的财富。人到中年,青春的尾巴都快消逝殆尽。故地重游或许能勾起美好的回忆,但能唤回曾经的激情吗?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江虽在,树依旧,人却不是当年那一群热血青年,会让你很伤感地想到,物是人非。

   这次在三峡没有停留,也好。在车窗里看看曾经熟悉的风景,静静地想着一些人和事,也是一种情愫。有一点触动,有一点感动,有一点温暖,还有一点伤感。

   三峡,我曾经火热战斗过的地方。纵使岁月苍老了容颜,也改变不了我对你的思念;就算沧海变成桑田,你依然是我永恒的眷恋。时光流逝,斗转星移。流走的不仅是时间,还有激情和梦想,但我依然还有梦。就让我在斑斓的梦中去体会那曾经的刻骨铭心,去回味那意气风发如火的青春。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