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想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我都想

文 章
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 kj.Co m

我都想

                                                                                                       

                          龙宇


       昨天,我们侗族地区很多姓杨的人家都提前一天过冬至节,我屡屡到那里过节的蓬叶屯也不例外。说实话,不

论是我的老师还是我的学生,只要他们真心实意邀请我到他们家去过节,我都想去看看他们。
       因为前天杨付珍老师(我的初中老师)与杨锬芳(我的文学学生)的家长就已经邀请我们去过节。这样,我和

老婆就商量后决定:还是到蓬叶去走访走访亲友们吧!
       刚好昨天下午我一节课都没有,于是,上完了上午的四节课之后,我就与老婆以及聂家姐妹俩一起坐上客车前

往蓬叶了。大约二十分钟过去了,车子就“戛然”一声在杨老师的家门口停了下来,老婆先下了车,我紧跟其后(聂

家姐妹俩到杨丽云的家过节)。上楼见了杨老师和他的家人,我们都多么开心啊!我们把翻涌在心头的思念攥紧在握

手的手心,也把凌晨凝结在枝头的冰霜融化在真诚的交谈里。
       过节,正好遇上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不用说,我的照相机又是大有用场了。我让它拍下了节日里的一张张笑

脸,拍下了老师家里待客的场面,拍下了学生家里丰收的情景,拍下了村口或寨尾一次次深情的拥抱,拍下了小河里

流淌的一朵朵洁净的浪花,拍下了河两岸一丛丛随风舞蹈的翠竹,拍下了在阳光下显得更壮丽的风雨桥,也拍下了…

…是的,山村变样了,变得让人眷恋,变得使人总想高歌一曲,变得给外乡的宾客常常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欣欣然

的惊叹。
       不是因为贪吃,而是实实在在的盛情难却。我们一餐就吃了两家啊!
       刚刚从杨老师的家放下饭碗,我们又打着饱嗝儿向杨锬芳的家进发了。要知道,我们侗家人就是这样热忱,人

们往往把谁家请到的客人越多越荣幸,在各家敞亮的厅堂里,倘若只摆了一两桌是羞于启齿的,要是能摆上五六桌,

主家人的脸上就大放光彩咯!
  到了杨锬芳的家之后,因为绝大多数客人都已经离席而去。后来,我和主人以及李根言老师又举杯畅饮起来,及至

面红耳赤,及至脚步踉跄,及至我胡言乱语大呼“我不醉,我不醉,我不醉”方肯休战。
       我忘不了杨老师在我读书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那是处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困难时期呀,杨老师久不久给我

递过来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久不久买来一袋袋白糖放进玻璃瓶里的杨梅进行甜处理,久不久把他钓来的一条条炒

得香喷喷的小鱼夹进我的饭碗里......他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对我在数学科的精心辅导就更加自不必说了。
       我也忘不了与杨锬芳这个侗族学生的相识过程。尽管我没有教过她任何一科的课,可却因为她喜欢写作、酷爱

看书、要求进步我们相识了。是的,我曾经引领她走过一条条《泥泞之路》,引领她走过一座座为乡亲们遮风挡雨的

《风雨桥》,引领她走过《鼓楼》附近一道道或高或矮的篱笆墙,引领她走过一片片壮美迷人的《龙脊》梯田,引领

她涉猎远在他乡的《学子读写》,引领她观赏外省的《今日剑河》。如今,素来勤奋学习的她已经在三江民族高中读

书了,只要她愿意坚持不懈地笔耕下去,我还想把她引领上巍峨神奇的《三省坡》,引领上流淌着乡音乡情的《柳韵

》,引领上长年累月都给人带来憧憬的《大好合山》,引领上......
       冬悄悄到了尽头,春渐渐有了盼头。当我再次在《圆心亭》驻足的时候,我不禁低眉沉思:今后的岁月里,不

管我有幸结识的是长者还是晚辈,我都想把我们之间浓浓的深情珍藏到书写幸福与传递快乐的枕畔。

文 章
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 kj.Co 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