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的春天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八十年代的春天

文章
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 M

八十年代的春天

八十年代的春天就像一本精美的相册记录着我生命中最精彩的瞬间。我常常在许多个无奈的冬天和许多个明媚的春天忆起那些年间的春天景象……我是属于八十年代的人。于我,八十年代的每一个春天都充满了美丽,可爱,火热和激情。每一个春天里都留下了令我激动和不可忘怀的故事
 
1982年的春天是我在学校读书的最后一个春天。在此之前我读了五年小学,三年初中,加上一年的学前班和两年的高中,总共十一年。十一年间,我从一个不懂事的七岁孩童成长为一个怀揣各种梦想的十八岁青年。此间我的书包更换了三次,从最初的一块旧手巾缝制成的简易书包到四块六毛钱买来的草绿色军用式挎包。应该说,我的学习成绩是对得起老师和家长的,我从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都担任着班干部的角色,我小学考试总是名列前茅。初中时排前十名,高中在二十几名,但我的文科成绩特别优秀。作文在初、高中阶段一直排在前三名的位置。我的语文老师常常把我的作文当作范文念给同学们听。语文老师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以后如果不放弃写作,通过勤奋可以成为作家的话。
告别母校时的心情是极为难过的。那天我都走出校园好远了还回过头来看,我站在我们走过无数次的乡间小路上,望着掩盖在树林深处的学校的房舍,还有我手中的一纸高中毕业证,我流泪了,我的泪水打湿了那张纸,也打湿了我一颗年轻狂傲的心。我暗暗发誓,敬爱的老师同学们,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虽然我没有考上大学,但我会努力在文学上有所作为。我要继续学习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奋斗。
 
1983年我用妈妈给我买衣服的30元钱交了《柳絮》文学函授学费。那年的春天我和同村的十二个女孩一起来到了天津北仓鸡场上班。为了省下钱买书买本,我每天早晚喝二分钱一碗的白菜汤,中午吃一毛钱的鸡蛋炒白菜和两角钱的馒头。那个春天的早晨我总是第一个起来,悄悄的开了屋门走到外面去读书或者写作。我穿着鸡场发给我们的白色工作服,坐在鸡舍门外宽敞的台阶上,一写就是一个早晨。我的四周很安静。耳边除了鸡舍排风扇的轰轰响声,就是小鸟清脆的歌唱。春天鸟儿的歌唱是分外好听的。我有时写着写着就会情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寻找它们。有时看到它们展动着翅膀,三五成群的在天上飞在地上落。有时看到它们潇洒的踩在路边的柳枝上,荡来荡去的瞪着一双黑亮的小圆眼睛,一边轻盈的荡着秋千,一边冲我张望着,那样子分明是在跟我友好的打招呼,我的心里就有些感动,我说小鸟,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好好的爱这个春天。
 为了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我连续上了三年的文学函授,包括一年的鸭绿江文学函授。这期间我的几篇习作小小说和散文见诸于学员习作讲义上,虽然不是真正的发表,但内心里还是充满了欢欣和鼓舞。这期间我还结识了一些喜欢文字的朋友,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工人农民,有军人有教师,还有大学生。我们相互间的交流靠的是通信,我们把要说的话都用笔写在信纸上,有时写一页两页,有时也写三页四页甚至七八页。我们写信的内容让现代人看起来感到滑稽和可笑,但我喜欢那个年代我们通信的形式和内容。我喜欢把朋友叫做同志,把文友叫做同学。我喜欢和他们谈论鲁迅、巴金、老舍,喜欢谈莫泊桑、托尔斯泰和高尔基,喜欢听他们说“为实现四化贡献我们的青春和力量”这样的话。我们把雷锋、安珂。朱伯儒和张海迪这样的模范人物当作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还把他们说过的经典句子抄写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勉励自己。我尤喜海迪姐姐那句“只讲奉献,不求索取”。
那年的“五四”青年节,我还出了一道“什么样的青春最美好”的题目让大家讨论。这个题目立刻得到文友们的响应。他们像我一样热血沸腾,满怀豪情的抒发着自己对祖国的热爱,对人民的热爱,对人生的热爱。他们说刻苦学习文化知识,不庸庸碌碌,干一番对祖国有利的事业才是最美好的青春。他们说为实现四化增砖添瓦,贡献出我们的青春和热血才是最美好的青春。那时我们最爱听的歌曲就是“莫让年华付水流”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我们也谈爱情。我们谈爱情总是和事业理想连在一起。我们把我们喜欢的文学称作事业。我们的理想就是能成为像鲁迅巴金那样的作家。我们那时很崇拜裴多菲的那首脍炙人口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那年春,一个黑龙江叫宋伟明的文友为了逃避家庭包办的一桩婚姻毅然离家出走,他在南方的一个亲戚家中一住就是两个月,他在那两个月里写出了一个中篇小说“浪花”。广东一位叫楚夏风的同学为了喜欢的文学三次拒绝别人给他找对象。他说我一定要找一个理想的伴侣和我共度一生。
我的爱情观更是鲜明亮丽,我毫不隐瞒的说,我今生只想谈一次恋爱,结一次婚,有一个爱人。我那时把爱情看得非常神圣和纯洁。我不允许她受到一点伤害和玷污。我很讨厌甚至憎恨那种买卖婚姻,我不希望爱情和金钱搅拌在一起。我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视金钱如粪土”。我的纯真和善良,还有我“闪光的”心灵博得了一位山西文友马文斌的好感,或者说赢得了他的爱情。阿斌是一位城里生城里长大的城里孩子,在家是个独苗。他像我一样因为对文学的挚爱而荒废了数理化,以至于高科落榜。他又像我一样发誓争取在文学上有所建树。他的写作水平是高过我的。虽然比我小两岁,但已经在县市级和其他杂志上发表了数篇文字。阿斌对我的爱是纯真无暇的,是可亲可爱可敬的。他说,我就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爱人。他还说,只有建立在事业上的爱情才会幸福和长久!
 
阿斌来见我是1985年的4月21日。那天的情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那天,大约下午五点左右,我正在地里和父母载红暑,就听到一个亲切悦耳的声音,梅姐!我抬起头,如在梦中一般,我看到一个穿白色西服系着红色领带皮肤又白又嫩的高个子青年正微笑着朝我走来。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就是真实的在信里一遍又一遍说“我爱你”“永远属于你的”那个阿斌。阿斌不光长得漂亮迷人,他还说一口流利的标准语。那语音听起来格外的清脆、悦耳,响亮、动听,还透着一种年少的率真和朴实。
阿斌的出现让我无地自容!因为我的寒酸实在可怜。我的脸色是黑的,我的衣服是旧的,我的布鞋快要顶破脚趾,我的两只手沾满了黄黄的泥土。还有我的两条搭肩的粗辫子以及土气的方言。无论从哪一处看都无法和他相比。我没有和他讲一句话,也没有正式的看他一眼,更没有向他走近一步。我躲在一边的水桶旁边洗我的沾满泥巴的双手。我始终低着头,听不清他在跟我父母说什么。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心里说,你配不上他,你配不上他!我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这句话,直到父母说让我带他先回家才醒过神来。
阿斌很高兴的样子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走过一片小树林。林中传来几只小鸟的鸣叫,有两只喜鹊从远处飞来落在我们前边不远的地方。阿斌孩子般捡起地上的土块朝着他们掷过去,喜鹊们叫着飞走了。阿斌笑呵呵的看着我说,它们是不是在看我们?我勉强的笑笑,不敢看阿斌的脸,也不让他看自己的脸。我不是低着头就是把脸扭向一边。阿斌却兴冲冲的走在我身边,有几次他想用手抚摸我推着自行车的手都被我挡了回去。出了树林,我说我用自行车带着你吧,他又惊又喜的说,梅姐还能带动我这么大一个小伙子?其实,我并不好意思带他,但是又怕让村里人看到说我的闲话。只好以最快速度把他带回家。
虽然,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没有走到一起,但是阿斌带给我的那种纯真无邪的爱让我铭记永远。阿斌来见我的那一天成为我对他的思念日。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写上一段文字,纪念他对我付出过的那番真情。
 
1984年的春天,我怀着对阿斌的深深眷恋来到了美丽的西安城。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的一个叔叔在这里工作。他要我帮妹妹补习下功课好让她顺利考入重点中学。我一边帮妹妹补习功课一边读书写作。我总是写到后半夜一两点钟,有时也熬到通宵。那时我心里幻想,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写几篇像样的东西发表,然后在这里找个工作,倘若有了出息,就去找阿斌。这个幻想并没有实现。我的文字没有发表,我的工作也没有找到。而且最不能让我容忍的是城里人看我的那种目光和眼神。就连我的妹妹都骂我是个乡巴佬!我开始写信给我家乡的文友们,诉说我在这里的苦恼和遭遇。她们热情地邀请我回到家乡去,和他们一起办一个文学刊物。这年的秋天,我毅然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文友们的身边。我一下了公共汽车,就看到文友景岚和吴小风在那里等我。我激动地和她们相拥在一起,哭了。
景岚说,我们自发的办起了一份刊物叫做《雏燕》,刚印了第一期。你来给我们当总编辑吧。我说,咱都是编辑,也都是作者,共同努力吧。
《雏燕》出了三期就自动解散了。主要原因是我们缺乏办刊的资金。那时景岚已经定了婆家,她婆家催着结婚,她没有了那份写作的精力了。吴小风的姑姑给小风找了一个城里的对象,她经常的要去城里看他对象,后来索性不回来了。剩下我光棍一个人,无奈地翻着雏燕,看着浸透着我们汗水和泪水的一个个文字。
1986年春,对事业和爱情绝望的我无奈的和本地的一个农民定了亲。他就是我现在的丈夫。“五一”节,他来接我去他家,我们走在新修好的公路上,这条路我曾经和阿斌一起走过。那时还没有修公路,那时的路面坑洼不平,满是黄土,走在上面看不到鞋面。我问阿斌,你走过这样的路吗》他说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难走的路。我说,你一定走得很累。他笑着说,不感觉累,倒是感觉着很幸福,因为我就要见到我日思夜想的梅姐了。
 
我对现在的任何一个男孩都不感兴趣,或者说不喜欢。我认为他们谁也比不过阿斌好。不说他的才华,就说他的爱,是那么真挚感人。年仅19岁,从小娇生惯养,又没出过远门,但为了追求自己理想的爱情,毅然从山西来到河北的乡下,提着沉重的行李,步行了近三十里,还将两脚磨出了血泡,如今还能找到这么傻这么痴情的男孩子吗?
 
1988年的春天,婚后的我在属于自己的小院里种了一些黄瓜和豆角之类的蔬菜。由于我的精心和勤快,那些菜长得非常好。我常常拿一马扎坐在菜园的旁边看我亲手种植的这些蔬菜。我喜欢看那绿色的秧蔓,喜欢看一条条顶花带刺的小黄瓜垂吊在竹竿上由小变大的模样,更喜欢看那些小蜜蜂小蝴蝶们嘤嘤的叫着在小菜园里翩翩起舞,寻觅爱情。我有时看着看着就流出了眼泪。我不是难过,而是感动。对生命的一种感动。
1989年春,我真正的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我为此骄傲一生。这一年的春天,我和我的家人一起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我们凭着功到自然成铁棒磨成针的精神翻盖了新房。除了花伍佰元的起房款之外,再没花其他钱。屋内屋外装修,房上瓦瓦都是自己动手。我们干了整整一个春天而且干的很上进,也很乐观。我和爱人总是微笑着商量着干这干那。我的公公也笑呵呵的,总是把那句“人家干的了,我们就干的了”的话挂在嘴边上。我们看到自己亲手抹得白墙亲手打的地面觉得很开心。虽然不如专业的师傅们干得好,但毕竟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我们用事实验证了我们的能力和精神。只要信念在,成功就不会遥远。
 ......
八十年代的春天一去不复返了。而留在八十年代的人和事却越来越让我怀念。

文章
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 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