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媜:喝眼前的酒

时间:2019-01-28 13:37:00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简媜:喝眼前的酒

本资料为WORD文档,请点击下载地址下载
文章 来源 莲
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简媜:喝眼前的酒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黄昏。庄稼汉们收拾一身粗细家伙,吆喝牛只,各自分途。有酒虫搔喉的,径往市集上酒旗招摇的店里钻,狠狠灌一碗再说,这必是个有不平之事的,倒不如那头拴在木墩上仍原地踏步的水枯牛稳重、牛若有不平之事,嚼草反反刍刍,也就咽下了;人的不平事,一碗烈酒灌个六窍生烟,倒头睡去才算摆平了。赶牛回家,庄子里远远近近狗吠。

    隔桌上,那人掌碗仰酒,一脸虬髯,布衣风尘,全不理会适才四面八方沽酒人的粗言细语,仿佛酒店里的人影声浪,都是他过往的短刃长枪、此时在他眼前又搬弄一回罢了)他睁眼与闭目无异,喝酒与饮水相同。那仆仆风沙掩盖着的面目,又与纯然无知的孩童相似,仿佛世事都是多此一同,他喝酒,喝眼前的酒;过去与未来,只是前吞,后咽。前庭上,拴牛的人嘟嘟囔囔解绳,那牛启动老蹄经过一匹瘦马,马不仰首,仿佛牛只是一道薄风)

    掷银出门,头也不回,想必是个异乡客。鞭马,扬尘,想必他的人生只是不断寻找驿站,给马一抱枯草,给自己一碗酒。牵牛的庄稼汉应该陷入牛栏再次拴牛了吧!土地与庄舍是他一生的疑问与解答;家里的妇人与幼儿,是他一生的烦恼与欢乐。每日嘟囔着着新的、旧的是非恩怨,他左耳进右耳出,回几句或什么都甭搭理打个酒嗝,捻灯睡去,也就天下太平。庄稼,总是会从地上长出来的;妇人,总是会在枕边躺朗下的;幼儿,总是会养大的。策马的异乡人呢?

    哪一间茅屋,是他最后的归宿?哪一位姑娘,是他最后托付的女人?哪一亩田,是他最后的解答?

    他是得了又失去的人,还是从来未得到,寻找分内的人?

    若他得过完好的却失散了了,有什仟么比无尽的飘回泊更能保存那一份完好呢?

    若他未得,有什么比无尽的流浪更能印证一无所有的清白呢?

    当他穿过老树枯藤的林子,他知道那是鸦鹊淆的路,若他踏过小桥流水,他知道那是庄稼人家的路。

    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中,在夕阳的咽喉里。文章 来源 莲
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