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米年型电话键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毕淑敏:米年型电话键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

毕淑敏:米年型电话键

电话铃响了。     
     一个错误。午睡时兰奇应该把电话关闭,可惜忘了。     
     既然醒了,就接吧,睡梦时的铃声类似一桶冷水。使人警醒明白得如同雷而后的天空。     
     “兰奇吗?”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是我。”兰奇懒洋洋地回答,希望对方听出她的不满。     
     “今天晚上8点整,有一个陌生男子将给你打电话。”对方不容置疑地说。声音中夹杂着一声尖锐的汽车喇叭。     
     一个陌生女人就够叫人吃惊,再加上一个男人!     
     “你是谁?”兰奇把黑色的电话线揪在手里,好象凭此能查个明白。     
     “连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了?兰奇!猜猜看!”     
     “猜不出来。也许是只恐龙。”兰奇没好气地说。对方是个熟人,可兰奇不想开玩笑。大家都已不年轻。     
     “我是芦镜。”对方严肃起来。     
     芦镜是兰奇中学时的同学。后来,芦镜去了东北兵团,兰奇参军到了西北。她们的信从雄(又鸟)的冠子飞到尾羽,搜集起来,可以出一本新两地书,只是恐怕没人看。再后来,又脚前脚后回了城。上学、结婚、生孩子、评定职称、分房子搬家……芦镜当了医生,兰奇当了编辑。当她们远隔千山万水的时候,频繁联系;当她们居住在一座城市里,反而难得见面。大家谁也不怪罪谁,因为这并不意味着生疏,而是一种深刻的相知。她们偶尔通个电话,在电话里没完没了地聊天。     
     “有这工夫你还不如买张汽车票到她家去。”兰奇的丈夫讥悄过。     
     为什么一定要面谈?面谈可以察颜观色,欲说还休,审时度势,你敬我三分我还你一尺。可她们用不着。她们只需要倾心地娓娓而谈,仿佛自己同自己说话一样。     
     “别开玩笑,镜子。到底有什么事?”兰奇郑重地问。大家都是职业妇女,时间宝贵。     
     “就是这件事。今天晚上8点整,会有一个陌生男子……”     
     “啪”的一声,电话断了,芦镜象突然被人扼死,埋在荒野外的草丛中,满耳是蟋蟀鸣叫的忙音。     
     这是怎么回事?陌生男子?印象中的芦镜永远穿着雪白的工作服,脸上是温柔而又疲倦的笑容。典型的贤妻良母。     
     电话铃又响了。     
     “是我。刚才忘了给电话机喂钱,所以3分钟一到,就断了……”芦镜又从地下浮了出来。     
     “怎么在公用电话?多乱啊!人喊马叫的,听都听不清……”兰奇不由自主加大了音量。     
     “主要是在单位里不好说,在家里当然更不能说了。我发现街头的公用电话亭挺好的,象个透明的玻璃匣子,四周都能看得到外面,也不用怕有人偷听!”     
     看来,那陌生男子的事,是真的了?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是我让他给你打电话的。”     
     “镜子,这算怎么回事?你和他是朋友就是呗,扯我进去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他!”兰奇觉得这事透着古怪。     
     “兰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我想找个人商量一下。”芦镜的口气近乎央告。     
     “那你该去找婚姻家庭咨询热线。”     
     电话中传来钢蹦坠落的声音,好象一个女孩拿着储钱罐在向救灾委员会捐款。这是芦镜在给自动电话机喂钱。     
     “我不找。她们只会说那些最冠冕堂皇的话,我不会说。在我的病人当中,有因为这种事而导致心理崩溃的。我不想听那种可以登在妇女杂志上的话。我想听真话,想听听你对这一个男人的评价。”     
     兰奇在这一瞬,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一个好女人就要在世上消夫了,她原以为自己该为之惋惜,不想竟有几分快活。     
     “可是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兰奇虽然对这事开始好奇,但面对朋友的重托,心中又感责任重大。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