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硕士今天答辨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毕淑敏:硕士今天答辨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

毕淑敏:硕士今天答辨


 事情就坏在那套水蓝色的真丝裙上。     
     中文系女研究生林逸蓝是这座全市最大的图书馆的常客。图书馆是不许带包进阅览室的。她先把笔记本等从包里拿出来,把旧书包推向存包处柜台里的服务员,接了号码牌要走。     
     “喂!瞅瞅东西拿全了没有?甭转眼功夫又回来折腾!今儿就我一个人,没耐心专门为你一个人服务!”女服务员无缘无故恶狠狠地说。     
     “都拿全了。绝不会再来麻烦你。”林逸蓝说着矜持地离开了存包处。她不认识这女人,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毫不相干的人这么大的火气。躲远点吧,林逸蓝今天要为自己刚选定的硕士论文题目搜集资料,不愿为了这点小事破坏情绪。     
     “要是一会儿就回来折腾,收一块钱!”女服务员憋着劲要跟人吵架,见没拱起林逸蓝的火,不依不饶地追加了一句。     
     “放心好了,我到吃午饭的时候才会再来麻烦你。我得拿了钱到咖啡厅买吃的。”林逸蓝笑嘻嘻地说,同宿舍的晚平说过,她这副模样时最气人。     
     “什么?你的包里有钱?我们这里不存现金!拿走!拿走!”服务员象逮到了贼赃,高兴得大喊大叫。     
     其实很多人的存包里都有钱,彼此心照不宣就是了。逸蓝一时疏忽,把秘密抖了出来,服务员就得了理。     
     逸蓝不愿意在读书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个钱包。你到书架上去找书,钱包是带还是不带?扔在桌上不踏实,挟在手里不方便。索性把钱藏在书包里,从来没有丢过。可惜这回露了馅。     
     “我包里没有钱。”林逸蓝只有撒谎。     
     “哼!没有钱?!告诉你,丢了概不负责!”女服务员总算没强硬到搜包的地步,气哼哼地把林逸蓝的书包塞到角落里。     
     “好了,好了。不要你负贵。”逸蓝急匆匆地走出存包处。时间那么宝贵,她可不能老在这里磨蹭。     
     顺着旋转扶梯走到二楼,拐弯处有一座玻璃匣子般的公用电话亭。林逸蓝突然打了一个激灵。     
     糟了!晚平的男朋友来过电话,说好不容易搞到票,今晚七点在音乐厅大门口约会。“我马上要到乡下去采访,没机会再给晚平打电话了。你可千万别忘了!我会象望夫石一样等着她!”那个记者再三叮嘱。     
     “我一定转告她。”逸蓝很庄重地说。她还没有男朋友,对女友的社会关系就格外有分寸。     
     晚平当时到小卖部去了,逸蓝想一会就告诉她。就在此时,来人喊逸蓝,说她的论文指导老师陶教授叫她。     
     先生有请,逸蓝不敢怠慢。     
     “你这个选题:关于中国当代女作家的共性与个性。据我所知,是有相当难度的一个题目。它将从宏观上对女作家这一独特而神秘的群体,做一个细致的解剖。它将探讨女作家创作中的普遍规律和特殊规律,揭示女作家写作的内在驱动力……只是你将查阅极为浩繁的资料,工作量是非常之大的。你必须从现在就着手准备……”陶教授对得意弟子侃侃而谈。     
     林逸蓝从教授平和的语气里听出紧逼感。从教授家出来就直接到图书馆来了。晚平早上嘟囔过一句她的行程,好象今天也将外出,得马上通知她音乐厅的事。     
     逸蓝拧开电话亭的玻璃门。“投币电话”几个字把她的手固定在半推半关的尴尬角度。     
     她的真丝裙连一个兜也没有。也就是说此刻她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     
     今年流行真丝裙。对一个穷而美又心高气傲的女学生来说,夏天穿什么衣服真是让人焦虑的事情。你必须在早春就象灵敏的猎狗一样,嗅出今夏的流行面料。街上流行红裙子,那是很古老的说法了。现在不是流行某种颜色而是流行某种质地。逸蓝是在春寒料峭的时节买的这件墨水蓝的裙子,价钱要比赤日炎炎时便宜一半。这件裙子给逸蓝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在公开的场合,它使主人又高雅又娴静。在校园老先生的眼里,会觉得这个女学生朴素而谦虚。要知道他们老服昏花的,已经分不清质地的好坏,只能懵懵懂懂看出一团颜色了。     
     真丝裙今天可给逸蓝带来个大麻烦。打电话只要五分硬币,可逸蓝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她无助地翻着笔记本,想从里面突然掉出一个钢蹦。这当然是痴心妄想,她从来就没有在本子里藏钱的习惯,现在怎么会掉出钱来!     
     退回服务间去拿包吗?逸蓝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她没法在那么决绝地高傲之后,再去央告恶狠狠的女服务员。     
     怎么办呢?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