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雉羽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毕淑敏:雉羽

文章来
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

毕淑敏:雉羽

     女记者李缅第一次到矿山。     
     他们这个“部级”公司的总经理要到最偏远的基层去,作为行业报纸,要大张旗鼓地宣传。李缅先到后,京城情况有变,总经理要三天后才来。     
     在这山清水秀人不知鬼不晓的地方呆三天,对于在城里泡酥了的李缅,真是快活事。     
     清早,她被像锥子一样尖税的鸟鸣刺醒。披衣出去,空气清鲜得像刚打罐的矿泉水。鸟儿隐在竹林深处,仿佛竹叶子自己在响。     
     有香气像小蛇似地在林中缠绕。寻过去,见是简陋的招待所的灶间。一个年轻女子,身穿白炊事服,正在烧麻油,香味很冲。     
     “好香呀!”李缅夸张地赞美。要想让一个女人对你有好感,最巧妙的办法是夸她手里的活。     
     “不过是乡野小菜哦。”女子果然高兴地搭话。     
     “我是记者。”李缅说。她很欣赏域外枪匪片中“我是警察”那句,移植过来,终没人家那样振聋发聩。     
     “也是跟大头头一道来的吧?看得出的,衣衫好漂亮。”女人停了劳作,渴慕地说。     
     好晦气!李缅几百元一套的时装,被一个山野乡姑欣赏,这说明衣服的档次还不够高雅。     
     李缅想走。     
     “问你个事,可要说真话。”女子凑过来,李缅闻到盖过辣椒的乳腥气,注意到她胸前像挂着两颗地雷一般隆起。     
     李缅想她一定是问自己结婚没有,孩子多大了之事。乡下女人,除了这些,还知道什么!     
     “你可知道总经理最爱吃什么菜?”女人俯下身,像个拙劣的特务在刺探情报。     
     唉呀!这可难煞李缅。她到报社并不久,见总经理不过有数的几回。     
     不能在这个乡下女人面前掉价。李缅想,总经理是四川人,肯定爱吃辣的……李缅迅速检索着头脑中关于总经理的菲薄记载,很矜持地说:“爱吃辣的。对,肯定爱吃辣的!更正确地讲,是麻辣烫鲜……”李缅想起一家四川饭店的招牌。     
     女子忙不迭地点头,说:“我叫小杜。”然后拼命地眨眼睛,好像眼珠是录音带。     
     “还有呢?”她接着问。     
     还有什么呢?李缅可真不知道了,她有些窘,突然觉得这个浑身散发奶腥辣气的小杜有些可恶。一个山野中的丑女子,还想讨好高高在上的总经理吗?纵是做得还算好吃,端出去,总经理吃完了抹抹嘴,也不会问一声是谁做的,难道还能给你转正式户口、落城市户口、长工资分房子么?想得美!她挑起嘴角说:“总经理最爱吃鳅鱼海参燕窝鱼翅,你们这里有吗?”     
     “没……有……没……”小杜手足无措地在白工作服前襟胡乱抹着,留下辣子油浅淡的红痕。这是为了给总经理做饭特地买来换上的,因为延期,总经理人还未到,工作服已经脏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李缅很得意地说,心想叫你刨根问底!     
     “好记者姐姐,帮个忙吧!我这么倒霉,给总经理做饭的事,像个鸟屎,巧巧地落到了我头上。原说是从几百里外请个好厨子来的,人家要的价码太高,矿里开不起的,矿快死了,再也没几滴血了。听说总经理兜兜里有钱,哄得总经理高兴,手指缝缝里漏出些,我们这个矿就有救了。矿里说在职工老婆媳妇里挑个最会做饭的,给总经理做好吃顺嘴的。我说我不行哪,家里还有个吃奶的娃子。可矿上说,这个菜就得你做,谁都知道你最巧,你能眼看着全矿人封了坑去当土匪啊!做饭的事,我就答应了……”     
     一天的饭菜都很可口,而且开始突出辣的特色。第二天早上的小菜尤为精致,李缅知道自己成了总经理的替身,现在是演习阶段。虽说对菜肴的干净程度还不敢完全放心,而且李缅还隐隐嗅出一股奶腥,但实事求是地说,小杜的手艺确实不凡。     
     小杜风风火火地从灶间钻出来。换了一件天蓝色的干净衫子,年青利落了不少。     
     “快!跟我走!”小杜一把钳住李缅,干脆得像在捋一棵葱。     
     “哎哟哟……到哪去……”要不是当着众人,李缅就要大声叫起来。但优雅女性是应该很有教养的。     
     “你随我。”小杜捏着她,简直像押犯人,拽出了饭厅,外头停着一辆沾满泥巴的130货车。小杜扯开车门,把李缅捅进去,然后鱼跃而进,砰地砸上门,对司机吼了一声:“开!回来晚了,娃又饿了!”汽车就像拖拉机似地,轰隆隆驶上了蜿蜒的山道。

文章来
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