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朋友的作文:记忆中的另类朋友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日期:2018/11/22

关于朋友的作文:记忆中的另类朋友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 m

关于朋友的作文:记忆中的另类朋友

但凡正常一点的女孩子都会嫌她神经质,老师们也一致认为她不是一个好学生----不尊重老师劳动成果。而学霸王们则认为她是个累赘、专业拖后腿儿的。我却认为她根本不是地球人。
她人不很讲究,走路就很夸张:前脚一个大步能甩出了十里远(鞋),腿又短,后脚跟不上节奏,啪!一个大跟头。
她对我而言,很有纪念意义。她是我在初中时代的第一个朋友,关系也不错。
军训的第一天,我看见了她。美丽,浓眉大眼,雪白皮肤,嘴角总是上翘着,而且常有两个“J”形酒窝。金黄的长发总是乱乱的,一副欠揍的表情。这形象勉勉强强还能说得过去,只是……身高过于迷你。
放学了,解放了,我心里乐滋滋的正走着,只听一声“大哥!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过去就得请客!”
声音从后面传来,很近,很甜腻。是她!这声音、这称呼!我心里怦怦地跳,好像小兔子在跳。和她在一起准是没好事!乌鸦!
转过头一看,是馋得流口水的她。
“请客!请我吃蛋包。”“啊呸!面糕?”“啊,不是不是,什么名字来着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啊,忘了!”酒窝好像也在不好意思地扯动。
“是荷包蛋还是面包、蛋糕?”我问,一边问一边琢磨着。
“蛋糕!”她说,“你倒是请我啊!”
“NO!”我摇了摇食指,“不请,说不请就不请,别自作多情了!”
她一脸失望,一秒钟后就撒起娇了。一边蹭着我的衣服一边叫:“求求你了!哎哟—请我嘛!”
比平时更加甜的声音加之可爱的容颜叫我心软,但她的死磨硬缠也让我反感,我说“我囊中羞涩,别让我请。”
我满以为她会就此罢休,结果她也不是省油的灯,硬把我绑到原麦时光的大门,可是—我无力支付!
“不!”
膝盖直直地砸在冬日的水泥地上,手松了玻璃瓶也碎成小水晶片,锋利无比,划破了我脆弱的上皮组织,一处惨白的口子。
“叫你不请客!”她扬长而去。我目送着她的背景走到了马路对面。
我已经欲哭无泪了,史氏曰“:呆妹纸不好惹。”
又一天,下了操,带队回班时,发生了一场“血案”。
她在我后面松散地甩着双臂,而且手还是张着的。本来没什么,无奈她的指尖……严重怀疑是不是倚天剑变的。
一颗米粒大小的红水珠涌了上来,暗玫红,一抹惨淡的样子。漂亮漂亮。我还没有意识到是我在流血,我欣赏它如同在欣赏他人的“杰作”,没有什么不适应。可当我擦去它时,顿觉火辣辣地疼,蔓延全身。
对!是她弄的!
“太平!”我扭头便骂,状若女鬼。
她一派安适:“你没长眼睛?”
血滴滴答答地流,我却无言以对。
唉,谁让我摊上个这样另类的朋友呢?她这不同于地球人的行径简直罄竹难书!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会很无奈?很失落?笑活!我就喜欢疯狂!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