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夏天的作文:那年夏天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描写夏天的作文:那年夏天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描写夏天的作文:那年夏天

  十八,十九,二十……丫丫木木地数着。
  头顶天空上一群候鸟飞过,在灰蓝的天际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弧。像丫丫心中的伤口,那么长,那么长。那道弧很快消逝掉,没留下任何痕迹。但丫丫心中的那道疤却已停留了很久。
  那年的夏天,知了拼命地叫。和往年一样,丫丫有很多的收获。比如同木头、花花他们爬了无数棵树逮的一瓶瓶的知了,下了很多次河捉的一条条大鱼,冒了很多次险偷的一个个西瓜,总之每年都是收获颇丰。丫丫过得很快活,有朋友陪着,有爷爷管着,有奶奶宠着,有三儿烦着,日子过得那么纯粹,那么透明。
  “丫丫,三儿又咬我啦,快救命啊!”木头的惨叫声传来。
  丫丫和花花一边开怀大笑一边看着木头跟三儿绕着那棵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老槐树转圈儿。
  “丫丫,你别见死不救啊!”木头凄惨地喊着,“臭三儿快咬着我啦!”
  三儿好像知道木头在骂它,狠狠地往前扑了一下,木头腿一软,倒在了地上。三儿趁机趴在了他身上,还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三儿!过来!”丫丫终于发话了。上次三儿把木头的裤子咬了个大洞让木头妈一阵好说,谁知道这次它又要搞什么名堂,丫丫可不想连累自己。
  三儿最听丫丫的话了,可又不甘心就这么放了木头,于是狠瞪了木头一眼雄赳赳气昂昂地回到了丫丫身边。
  木头灰头土脸地站了起来,有点生气又有点丧气地说:“三儿怎么老跟我过不去呢?”
  花花“扑哧”一声笑了,说:“谁让你老骂三儿呢!我们都说好三儿,你非得说臭三儿,三儿能不讨厌你嘛!”
  三儿“汪汪”几声,好像对花花的话很是赞同。
  “好好好,以后我不骂你了。”木头觉得三儿很通人性,于是想贿赂三儿,“好三儿,过来,给你花生吃。”
  三儿头一昂,对木头不予理睬。
  “丫丫,你们家三儿太过分啦!”木头火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急啥呀!”丫丫为三儿辩解,“走,三儿,咱出去玩去!”
  木头懊丧地看着奔出去的两人一狗,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竟然跟一只狗做对头。看到她们越跑越远,他急忙追了上去。
  “丫丫,花花,木头,吃糖糕不,刚做的!”丫丫奶奶端着一盘刚出炉的糖糕走到院子里,“吃糖……咦,人呢,刚才不还闹着吗,怎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见啦?这三个小调皮蛋,真是的!”
  “真是好吃啊!”丫丫咂咂嘴。
  “唔,唔!”木头嘴里塞满了玉米粒说不出话,只能拼命地点头。
  “你说我们从小就吃玉米,煮的、烤的,这都吃了快十年了,可怎么就吃不厌呢?”说完,花花又啃了一大口。
  “谁知道呢!就像我们三个一样,从小一起长大,可也从来没玩腻过呀。后来又加上了三儿,什么时候玩厌过呢?”说罢,丫丫扭头看了看那边忙着捉蝴蝶的三儿。
  “我们就像玉米粒儿,紧紧挨着不分离!”木头终于腾出嘴来说了句简短的话,结果还是离不开吃。
  “你就知道吃!”丫丫和花花笑着说。
  从玉米地里出来,又来到了村头那棵枣树下。木头“噌噌”两下就爬了上去,丫丫和花花也不慢,一个个猴儿似的往上窜。这棵老枣树可是他们的老朋友啦!他们从会跑会跳就会爬树,爬的第一棵树也是这棵老枣树,这感情能不深么!他们挑好了各自的树杈,便躺下去开始休息。
  丫丫眯着眼,研究那些透过树叶缝隙落下的光斑。后来觉得挺晃眼,便摘枣子去打趴在树下打瞌睡的三儿。三儿无力地摇了摇尾巴,又昏睡过去。于是丫丫也闭上眼睛,想到了第一次爬树时摔下去的情景,花花吓得直哭,木头倒没哭,跑去叫了爷爷来,爷爷便打了自己的屁股,肿了好几天呢!突然,丫丫眼前又晃动着两张渐渐陌生的脸,是爸爸妈妈!丫丫已经很久很久没见他们了,惟一的联系就是几个月一次的汇款单。丫丫想给他们写信,可爸爸妈妈说写了也是白写,他们跟着工头走,地址是流动的,所以寄不到。于是丫丫只能在心里想他们,不停地回忆他们的样子,以免自己忘掉。
  “丫丫!丫丫!……”
  丫丫猛地睁开了眼睛,是奶奶。
  “我在这儿!”丫丫滑下了树,朝奶奶跑去,后面跟着两人一狗。
  “丫丫,快……快回去,你爸妈来接你了。”奶奶有点儿喘地说。
  “什么?我爸妈?”丫丫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啊,你爸妈要接你到城里,去城里上学,去城里生活。”丫丫奶奶好像不很高兴。
  “去城里……去城里……”丫丫喃喃地说。
  于是那年夏天,丫丫告别了自己熟悉的一切,那片玉米地,那棵老枣树,不理木头的三儿,只知道吃的木头,一有点儿事儿就爱哭鼻子的花花,会做糖糕的奶奶,打过自己屁股的爷爷,随着爸爸妈妈来到了繁华的城市,开始了另外一种生活。
  丫丫搞不懂,为什么城里人要住在鸽子笼里,为什么要让原本应该在天空中自由歌唱的鸟儿在笼子里待着,为什么这里的天空不如家里的蓝,为什么这里的树排列得那么规则又那么少,为什么这里的人会看不起人……
  这里的一切都那么坚固,坚固的路很少见到泥土,坚固的人很难敞开心扉。丫丫不再快乐,也不再透明。
  一群又一群的候鸟飞过,飞往自己应该去的地方,那些温暖的地方。
  丫丫撇了撇嘴角,哭了。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