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飘飘,引我成长”主题征文:中国为什么强大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红旗飘飘,引我成长”主题征文:中国为什么强大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红旗飘飘,引我成长”主题征文:中国为什么强大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时光上溯,透过岁月的尘嚣,回望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进程,一次又一次的,我为我们这个国家的坚韧和顽强所倾倒,而有个问号却一直在心底萦绕……
一个多世纪以前,坚船利炮的巨响轰开了紧锁的国门,珠江口上的烟雾经久不散,国家动荡,上下茫然。一百零九年的漫长时间里,人们深陷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里,惶恐于西方列强满怀敌意的高压下,踌躇彳亍在一望无际的黑暗的前路上,仿佛没有光,也没有希望。可是,历史的脚印自往昔延伸到今朝,我看到的,不是一个国家在任人鱼肉时的沉默,而是一代又一代,一个又一个,中国的代表,在国将不国、家不成家时以血肉和热泪发出的悲喊——
 
黄海上炮火轰鸣,舰伤弹尽的危急时刻,邓世昌指挥若定,一声令下,致远舰怀着同归于尽的信念迎向吉野号,鱼雷乍响,全舰二百五十余名官兵一同沉没于波涛之中不见踪迹,唯有“我立志杀敌保国,今死于海,义也,何求生为!”的铿锵誓言随黄海的波浪长久翻涌在历史的河流中。
北京宣武门外菜市场刑口,谭嗣同神色不变,凛然赴死。在此之前,他拒绝了同伴逃亡的劝诫。“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留者,无以酬圣主。”是他一生坚定的信念。“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是他生命最后一刻以鲜血镌刻、誓要唤醒蒙昧者的宣言。
一九一六年的战场硝烟弥漫,刚打下丰都的刘伯承在掩护士兵撤退时被一枪射穿颅顶,右眼当场爆裂。德医诊所里,高傲的日耳曼军官被刘伯承强忍剧痛进行无麻手术的毅力所折服,赞其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一块会说话的钢板。”
神州大地风雨如磐,生灵涂炭,大批中国热血青年,纷纷踏上出国留学的航船,寻找救亡图存的道路。20岁的毛泽东亲送第一、二批赴法学生从上海起航,目光追随远去的轮船,望了很久、很久;19岁的周恩来为友人题词“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赴日留学;叶挺化悲愤为动力,埋头苦读军书,倾心追求真理……在这黎明前的黑暗里,中国的“启明星”已冉冉升起——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
南昌城外夜幕低垂,周恩来停下笔,忆起国共北伐时那生死相依无往不利的场景,轻声叹气。朱德在城内大宴宾客,叶挺在外面发号施令,刘伯承在一旁修改作战计划,贺龙反复翻看着地图,聂荣臻正率军来援。八月一日拂晓的枪声轰动了全国,它向世人宣告:那个曾在“四一二”屠杀中妥协求和的共产党,已然举起刀枪,走上武装革命的路线。
一九二八年初春,井冈山风云际会。朱德与毛泽东双手紧握,陈毅和罗荣恒相视一笑望向远方。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至此,星星之火,遍布全国。
……
一百零九年,是我们这个国家艰难前行的时间,是乱世缚蛟龙,造就不世出英雄的年月,是拨开黄海重重烟雾终看见光明的艰险,是穿越战火,让人们听见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的那一天。那一天,关河俯首,热土长留,西方殖民主义者在东方海岸架起几门火炮就可以奴役一个国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直到今天,古老的中国已然浴火重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曙光灿烂的照临东方的地平线。我们这个国家,真正强大了。
沉沉思绪收回,忆起高耸的城楼上飘扬的红旗,郁结心中已久的问号——中国为什么强大?它的答案已逐渐明晰。
中国为什么强大?
因为这个国家,自古以来,无论在何时——哪怕在最危急的存亡时刻,也总会有于谦,有文天祥,有陈树湘,有方志敏,有清末之时无数的革命党人和民国时期的无数共产党人与朴素的爱国者;
因为即使是百废待兴的荒芜时期,也总会有钱学森,有邓稼先,有程开甲,有这些宁愿舍弃优厚生活而回国为祖国科研事业奉献毕生心血的人;
因为哪怕是面对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海陆空军事力量,也能有无数像马宝玉那样的普通战士,用意志与生命,守护这个国家的安宁与尊严;
因为中国几千年来沉淀的厚重与内涵,使之总会在任何时代,孕育出无数真正伟大的、崇高的、让人流着泪去仰望、去缅怀的人。
他们是民族与国家的脊梁,是时代顶天立地的传奇。如今,走进新时期的太平盛世,传奇亦同样存在。而缔造传奇的希望,则一定在于我辈少年!借梁任公先生之言:“天地苍苍,乾坤茫茫,中国少年顶天立地当自强!日出将来之少年中国也,则中国少年之责任也!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往昔历史业已成尘,而先辈们的精神将被长久铭刻在我辈少年心中,以此为砥砺奋进的精神动力。
愿我辈少年教尘寰不老,初心不灭,长锋不朽!
愿我辈少年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志!
愿我辈少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们便是唯一的光!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