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种子”为话题的作文:抛撒在黑土的种子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以“种子”为话题的作文:抛撒在黑土的种子

文章来 源
莲山课件 w w
w.5 Y K J.Com

以“种子”为话题的作文:抛撒在黑土的种子

当读到“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我爷爷必会无言长叹一句,阿达呀好好读书,我家是有读书种气的。……

                                        ——本文作者旧作片断

 爷爷说的“种气”即是书面话的“种子”。我那曾经做过小学民办教员但1980年代末已被辞退而做农民的爷爷常说,他祖上都是读书人,是书香门第,直到他爷爷败落。他的二儿子(我爸)本最会读书,该是我家读书种子。但不知是命运还是什么,我爸这读书种子,被抛扔到土里,风风雨雨走到今日。

 从我读幼儿园时爸就跑武汉上海等地的三关六码头,栉风沐雨动脑经想赚钱,一年到头见到他的几次身影也常常是魂不守舍的坐立不安。妈常唠叨他是劳碌命,我想他是不甘心成泥地里的草种。

2010年夏等到我提前考上高中理科实验班,爷爷出钱在富源酒店办了三桌,老人家席上颠来倒去叨念“种气”。至此,我在老师影响下我也读了一点写历史政治以及关于乡村及土地的文章,鲁迅与沈从文的,以及摩罗《我的农民父亲》、刘亮程《今生今世的证据》、林贤治《故乡》等,更懂得点乡村的苦难,农民与土地的博大与艰辛,我会背臧克家的“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  在土里流汗\ 爷爷   在土里埋葬”。

说实在,我对我爹的感情真是说不清楚,他爱我;但小时,总觉得家里一直是差钱,造房借钱,我到城里实验初中读书借钱,爷爷奶奶生病借钱。读高中后爸总叮嘱妈让儿子说吃好点,穿好点,不要肉痛钞票,让他书读得好一点。但尾了他总要拖一句:做爹的挣不了钱呀。

我一直逼着自己去理解唠唠叨叨的父母,去爱务农的父亲。但面对着父亲留下的两柜纸页发黄的书,一屋塞满粪桶钉耙锄头的家时,心中总暗暗发痛,甚或发恨;但每每看着在天南海北跑了一圈回来,挣不到钱,默默回到自家的承包地里,摸黑才从地里回来,高瘦的身子却挑着柴草担着豆麦,心中更痛。

由爷爷的 “种气”,我总感叹爸挪不掉的蹇命,这辈子泥地里落了根。爸作为兄弟仨里的老二,每当爷爷唠叨起书香门第读书人,说阿大与阿三心野又笨,小学没有读完便种地;二儿子聪明像他最会读书,是读书的种;此时,父亲总是一脸灰黯。

但爷爷做梦也想勿到的是,十余年后,笨笨的阿大阿三倒一个从事废塑料粉碎加工生意、一个办小轴承厂,都发了,都先后在宁波浒山开店买房,都住进城里著名的“清梁湾”别墅。想想也莫名其妙,本是农民的两粒种子则被经济大潮梦似地吹到富人群里,离开了海地黑土,到了城里发财去了;连我爷爷奶奶也乐呵呵进了城享儿孙福去了。我的三个堂姐弟一个在美国,两个在欧洲,农民的种子又一次远抛到了欧美成洋人。

 我妈常忆旧,她与我爸是高中同学,到爸读高中时奶奶重病背了一屁股的债,作为老二不能不帮家里种地,本身白脚梗的爷爷身体也垮了。86年爸虽然勉强考了一次大学,分数差了一截,不敢高复,回到烂泥里背对蓝天面对黄土;虽然几次想逃脱,拉我妈一道做服装生意,但无奈命途多舛,折了本负了债。

这学期国庆假期,正好我19岁生日,爸他喝了三瓶啤酒,道: “眼睛一眨已经半百,我爹说我会读书,种地……种地,啊呀不说了……“他醺醺然,“下半年把两间屋造造起,老婆到人家厂里打工也太辛苦。”有点喝多了,他这些话我听了四五遍,我知道他心里苦。他对着我,“阿达再一年考大学了。”妈纠正说,“不是一年,是八个月零七天。”“喔零七天,放……放心考,过年我同你娘在云上庙抽了签,是……是上上签。”

面对爸妈我还能说什么?我知晓读书是家族几代人的心结,也是我爸的心结。读初二爷爷就教我读背他最喜欢的《项脊轩志》,读到“……儿之成,则可待乎!”句时总会意味深长地叹道,“阿达呀好好读书”。从小我就知道爷爷我爸与我都是绍兴东牌头的秀才乡绅的后人,爷爷是土改前跟家人避难到了现在这杭州湾小镇的读书人出身;日后书香种子成了抛在了黑土里的草种的白脚梗,风吹雨打中生了根,结了果。只是他们心不死呀,我自然成了他们心中的读书种子。

文章来 源
莲山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