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作文:忘不了那一次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高一作文:忘不了那一次

文章来
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

高一作文:忘不了那一次


那是一个春天,那是一个有新鞋子的春天,那个春天很美。
——题记

这一天,老师的课如啃窝窝头般的无味。一节课下来,很多同学就作鸟兽散,夹带口哨声和欢呼声。我很无聊地走出教室。这时,迎面走来了大头和大脚。
大头痞痞地说:“哈罗,我们去看拍电影吧。大脚叉开他穿着白球鞋,说:“哈罗,我们去看拍电影。”我的注意力马上被他的鞋子吸引了,流露出一种羡慕。我瞥了一眼自己的破鞋子自惭形愧。那不是吗,我妈整个月不吃不喝也挣不了一双球鞋呀!
那时,省里的制片厂到闸坡海滩拍电影,这是一件比过春节还热闹的事。我惊喜地听见这个消息,人呆滞了一刻。大头以为我怕母亲骂,拍拍胸膛貌似仗义地说:“兄弟!咱不会告密的!”我其实早想去看看,于是也流氓地哈罗了一句。
三条好汉逃了课,直奔海滩。碧波荡漾,一排排似士兵的椰子树,伫立在海滩上,与大自然合为一体。起初太阳只是撒满活泼的光芒。戏就在那里拍,我们赶到海滩时,已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远远的就听见了炮声,接着又听见了呐喊声,咱三个急了,尖着头就往里挤,心里头还想那戏正在拍什么,就越发往里挤。好不容易挤到里面,却听见人人都说休息了,休息了。果然场上一个人也没有,哥仨心里就好气,直跺脚挠头。大头说,等等吧,好戏还在后头呢。大脚也说,等等吧,好戏还在后头呢。有点不安,回家迟了,母亲一定要焦急的,但我的脚没有动。
不知过了多久,从房子摇摇摆摆地出来一个人。头带瓜儿帽,手里拿着长长的旱烟杆,一步三摇,嘴里哼着小调。大头说,这是管家。大家都屏住气。太阳越发的炙热。正想着,突然不知从哪个地方跑出一个妇女,衣衫破烂,披头散发的,一下子跪倒在那管家面前。管家吓了一跳,旱烟杆差点从嘴里掉下来,围观的人也吓了一跳,不满起来:“哪里来的叫花子,滚!”
那妇女可怜兮兮地说,老爷给点钱吧。我听着声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唉!怎么可能是她,我一定是晒昏了头!幻听而已!
管家定过神来,看了看那女人,一手拿着旱烟管,一手摸着那女人的脸说:“脸蛋儿倒还白嫩。”我心里竟有一种想揍那管家的冲动。真是昏了头!
大家都哄笑起来,大头也拉扯着我:“喂,真好笑!”是呀,我也跟着笑,天底下竟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太阳无情地刺痛大伙的神经。
女人还在继续讨钱,我和大头都不耐烦了,大老远跑来,好戏全被这女人冲破了。
滚出去!”大头带头喊,我和大脚也跟着喊。女人流露出一种乞怜的目光向我投来。哼!净会装可怜!蒙谁呢!
“小孩子家懂什么,这是拍戏呢。”旁边有人解释,说这女人也是演员,扮演叫花子。原来是在演戏。有人说,谁愿意演这种人?马上又有人说,听说是给钱请的叫花子。“哦!”大伙儿明白了。
听说是拍戏,我们又来了兴致。突然,那女人抱起了管家的脚。管家火了,飞起一脚,踢在那女人的肚子上。那女人惨叫一声,仰面向后倒来。太阳像箭一样充斥了大伙的皮肤。
在那一刹那,我看清了女人的脸。是她!
好!好!有人大叫。
好!好!我听见大头和大脚也在欢呼。
我听见了整个世界雷鸣般的欢呼。而我始终张不开说“好”的嘴巴,心里凉飕飕的。
我失落地回到家。那天,母亲格外高兴,一个劲地笑,她变戏法得拿出一双崭新的白球鞋—那双比大脚还漂亮的鞋。母亲将鞋子给了我,脸上写满了母亲的满足和自豪。我竟没有高兴,有的只是悲凉的惨白罢了。
忘不了那一次,泪浸满了那双白球鞋。

文章来
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