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性化的木偶 说爱你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日期:2018/10/30

做个性化的木偶 说爱你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做个性化的木偶 说爱你

曼哈顿,雄狮流泪的地方,大卫念着“梦妮卡”的名字,投入深海……

阴森的海底,一座沉没的游乐场,渴望变成真人的小木偶,永远微笑着的蓝仙女雕塑。

最近看了一部叫“人工智能”的电影,总难以忘怀,感动了很久很久,影片中,科学家们尝试着将机器人个性化,以满足人类的需求,大卫是第一个可以被启动“个性化”的机器人,但是“个性化”智能一旦启动,将无法关闭,他就这样走进了梦妮卡的家庭。梦妮卡的儿子马丁因病被冷冻起来等待治疗,起初伤心欲决的梦妮丁无法接受一个机器人替身,但她逐渐被这个和马丁长相一模一样的孩子——大卫的真诚所感动,越来越疼爱他。然面,马丁回来了,逐渐激化的矛盾打破了原本安静美好的生活,梦妮卡在艰难抉择后忍痛把大卫舍弃在一片树林中,痛苦的大卫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不是真人所以妈咪不再爱他。善良单纯的他渴望找到童话故事中能把小木偶变成真人的蓝仙女,于是开始了千辛万苦的追寻。

终于,在曼哈顿的海底,找到了蓝仙女。

“求求你,蓝仙女,求求你把我变成真人!这样妈咪就会带我回家,会一直爱我……”

蓝仙女没有回答,永远都只是那么亲切地微笑着,而大卫仍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恳求,不曾停歇,直到江海冰封,世事变迁的两千年后……是的,雕塑要怎么回答他呢?

画面淡出,我眼前的世界已朦胧一片。

两千年的时光,足以承载海枯石烂,两千年的光阴,足以使人学会遗忘。但是,因为有爱,在最后一丝电能耗尽是时候,眼前依旧燃着希望的光亮。

毫无疑问,“个性化”这个名词为人类而创,然而影片中的世界属于一个科学无比发达的时代,机器人也可以享有感观和简单的情感性能。但只有大卫,真正地被赋予个性功能,一旦启动,他的爱将无法停歇,永无止境,甚至世界的尽头。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曼哈顿的一个“雄狮流泪的地方”被称作:“世界的尽头”,是对人类结局的隐喻吗?无以知晓。我只是清楚地记得大卫在这片神秘的海底睁大明亮的双眸,欣喜地仰望神圣的蓝仙女。

锈废的摩天轮沉重地压倒了他的潜艇,一个字一个字的誓言安静地等待着回答,然而希望只会一点一滴地随着像时光一般流动的海水冷冻,被执著的信念铭刻进心里。

不是有个性就可以被称作“人”的,因为所有“个性化”的人也不一定就真的拥有我们都认同的个性。而在大卫的身上,我们却可以找到自己许久以来渴望的情感个性——爱追寻,执著和感动,是的,大卫很容易被感动,也学会感恩,感恩每个帮助他,给予他感动的人。就像最美的花朵应该送给最爱的人一样,个性化的爱和追寻也应该随心,而有其所属。

那么,由此看来,大卫真的是个独一无二的个性化的人了吧!

时间也已经不重要了,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种永恒。因为没有比永恒更长久的了。我们也不能超越我们这一生的岁月,所以有时候,所谓永恒就是倾其一生的不中止。大卫用他的永远来祈祷那个蓝仙女,然而那只是个属于童话世界的圣洁雕塑,如何实现他的梦想呢?

或者说,蓝仙女早已赐予这个充满爱的机器男孩以信念的力量,让他自己用欲望,梦想和勇气实现了真正的个性化,而成为一个意义上的人,只可惜人类看不见,只是自以为是地把爱复制,在失去某件心爱的东西时复制出替身来寻求物质和精神上的满足。其实,这是极不负责任地以为复制品所付出的个性情感是可以挥之即去的!

事实上,梦妮卡的母爱也是不平衡的,因为现实总是残酷地影响人们本就艰难的选择。

而大卫的寻找,就像是被渲染的一种隐喻,隐喻着现实逼迫下,我们曾经有过的追寻和感动。

如果我们的个性化不乏大卫式的爱和执著,那么即使彼此曾经都只是木偶,那声声“我爱你”也会陪伴彼此在时空的轨迹里,获得往生……

影片的最后,除了被海水冰封的大卫和泰迪熊,地球上已经不存在人类或是机器人,外星生物利用时空轨迹把梦妮卡带回大卫身边,但是,仅有一天,大卫依然深受着妈咪,甚至还记得她最爱的咖啡口味,千年的苦痛换取一天的快乐,直到深夜,一起甜蜜地睡去……

原来,一个关于个性化的故事,就是这样结尾的。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