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考场作文:镜中像和镜外人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高三考场作文:镜中像和镜外人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高三考场作文:镜中像和镜外人

大约五时许,我的意识清醒过来。之所以可以判断时辰,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明亮但并不刺眼的阳光从窗户外头水一样汩汩地流进房间。我的大脑在无聊冗长的梦境中断后就处在一片沉沉的黑暗,但此时我却能想象到火红,不,应该是稍淡一点儿的橙红色的太阳从远山后头一点点探出头,穿过高大的不知名的树林,穿过有着狰狞棱角的挤挤挨挨的大厦,颤颤巍巍地升上来。

噢,颤颤巍巍,这个词让我下意识地皱皱眉,我皱眉的样子很怪,两条眉毛别扭地向上翘起,在眉心画下两道浅浅的凹槽。刚刚我在想什么?颤颤巍巍,哦是的,我还年轻,可想象中的大部分事物都是如老人一般慢悠悠,一瘸一拐,风烛残年。

掰开重如千钧的眼睑,我挣扎着坐起来,室内算是温暖,将来自晚秋的那一缕轻薄的寒意被轻轻柔柔地裹挟在了略有些干燥的空气里。趿拉着鞋走进浴室,打开日光灯,等待它慢慢吞吞地亮起来。双手撑着水池的两侧,无精打采地把脸靠在半身镜上,即使是自然醒,也逃不出大脑中纠结缠绕带来的眩晕感。所幸镜子冰凉的触感用特别的方式刺激了我的神经,这样一面简陋的方面镜若摆在货架上定然不会起眼,它只能挂在被白漆不均匀抹过的墙面上,或是普通的边长为二十厘米的方瓷砖铺成的墙上,提着昂贵的皮包的妇人不会在经过它的时候留意它或选择它。但此时它对我来说却很有用,头重脚轻的感觉轻了些,我眨眨眼,把头抬起来摆正,镜子有一些模糊,我呵了口气又用衣袖擦了擦。

尽管有些目的不明的人叫嚣在个人的眼中,镜子中的影像较于自己的长相更优,或者自卑的人在镜中会选择将自己的缺陷放大,但说到底镜子里的人还是长了张和我相同的脸。我拿起手有气无力地晃了晃,镜子里披头散发的家伙也和我做了同样的动作,我吸吸鼻子,她也同时同地地和我做了同样的动作。

一些想法不顾一切地冲上我的天灵盖,我头上的筋脉突突地跳着,血液乱窜——照镜子总会让我产生种错觉,似乎我自己被困在透明的牢笼里,到底镜外的人是真实的,还是镜外人只是一个拙劣的影像?不被操纵就不知行动、开口。我把双手贴住镜面,镜中的我和我双手重合。似乎想到外面的世界,却永远看得到、摸不着。

人似乎总喜欢做些自我束缚的事情。心甘情愿地做着被带上光环的人的奴仆,他们的一招一式和一言一行都会被争相模仿,被奉为圣经。于是总有人在传授经验,总有人孜孜不倦地做笔记,把自己变成别人思想的跑马场。世界上有许多人像多明盖茨捏出的那个用纸堆房子的小人儿,爱书到痴迷,却很少人能抗拒着不将自己的脑子塞满那些后面会带有破折号的句子,还总带上稀奇古怪的国籍和人名。是的,人本能地保护着自己的面子,因为镜子里那个人总令人不甚满意。黑格尔、惠特曼、博尔赫斯……而他们在我们的眼里也不是有血有肉的人,但是我们却总能在词穷时,亲亲热热地挽起他们的手,仿佛我们能够在谈话里得意洋洋地提一句,自己的身价也会被提高。“想要为不怕死找些道理吗?就去找塞涅卡借。想要找些话来安慰自己或别人吗?那就找西塞罗借。”——蒙田。不过寓言故事里将其它美丽的鸟的羽毛粘到自己身上的乌鸦就真的绝世无双了吗?噢,伟大的白痴,这是多么有趣的事实啊!我也乐此不疲!

活在世上,徒劳地改变自己,镜子里发生令人心满意得的变化,好似你的灵魂是越变越高贵,气质是越来越温婉,你把你眼中不讨人喜欢的一面用遮羞布盖起来……可像我自己一样在早上醒来时,就会清楚地意识到,其实你和最开始的你没有太多差别的,一样脆弱,无所依靠,只是更尖刻,更世故,更自私而已。我晃晃脑袋,眼前仿佛出现二十年后束着紧紧的发髻,一丝不苟,内里盲目的我,穿着时兴的衣服,或许我正赶着早班的公共汽车,赶在七点半之前到达某个地点。然后再过三十年,我的头发花白,双眼无神,厚重的眼皮耷拉下来,像钟摆一样摇摇晃晃,俗气的条纹睡衣套在苍老的身子上,甚至没有力气取下嘴里的假牙。一天又一天,没什么人能幸免,我也不会是特殊的那一个。

小时候我以为我能拯救世界,还没等我长大,我已经明白我只是个普通人,从没独特过,渺小无助,只能服从于安排,连昙花一现再泯然众人的机会都没有。“亲爱的,谁没点烦恼?”我好像看到镜子里的我的嘴蠕动着,鄙弃我这悲观主义者的论调。若有似无地叹口气,我伸出舌头用唾液濡湿我缺水干裂的唇瓣。于是镜子中的影像又回到了尚且蜷缩在学校里,在试卷和成绩单里打滚的……我。

我想走,但我被某种东西绑在原地。想想什么别的吧!思维摇摆不定,我的脑子里浮现一个对着镜子流泪的女人。比利怀尔德在他的作品《桃色公寓》里头,女主角Fran也总是带着一面小镜子,只是她的镜子上有道裂痕,将整个镜子劈成不规则的两瓣。当Baxter问她镜子为什么是破的,她有些难过地说:“是的,我知道,我喜欢这样,让我可以按照我想要的方式照镜子。”唉,比利怀尔德真是个好编剧!他之后我也很难再喜欢别的人。破碎的镜子,让她看到两个自己,被扯裂的、矛盾又统一的灵魂。两个你望着你,你却希望其中有一个不是你。如同卡尔维诺笔下那个被拆成两半的子爵,一半的他面目可憎,送给孩子们毒蘑菇,另一半却高尚可敬,试图弥补他的错误。人都是两面的,在道德和罪恶之间踱来踱去,在灰色的地带徘徊不定,最终造成了一个最不完美的世界,却同时又最完美。丑恶自不必说,但道德过分却也可怖,仿佛一个只有阳光的世界,一个矫枉过正的世界,人们都像玛丽苏,君子最终也成了小人。

子爵也嘟囔,不仅我一个人是残缺不全的,你是,大家全是。那么既然如此,还要坚持不懈地改变自己吗?把心里的猛虎杀死,蔷薇也不见得开得多好。我有闪耀的时刻,我犯过错,但是起伏变化,我还是我。总有人因为这样会爱你。为什么改变?

看看灰色的世界……正是因为这样的存在,有森林也有荒原。让正义更显正义,让创造者有悲剧的来源,让文学艺术界有永恒的挽歌,国家可以每年评感动十大人物,课本里可以歌颂斗士,普通人可以塑造偶像以崇拜。而灰色的我,才让我得以体会快乐,也体会痛苦,尝过希望,也受尽绝望,让山在崩坏碎裂扭曲弯折后又变成山,让水在断流枯竭起伏升降后又变成水。

镜子里的我嚷嚷:“可人生的意义是追求!”

我回骂她:“为什么要孜孜不倦地把自己折磨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人太想把自己从有限折腾成无限。”

“怎么来,怎么去,不行?”

“怎么等,你也等不来戈多,你也只有自己活。事实上,没有什么可能是真正的完美,你问贝克特,戈多是啥,贝克特啐了一口,说我是我知道我早写了。可惜人们偏偏难以满足,欲望仿佛开玩笑,你越不可能得到你的欲望就越强烈。你对着镜子里自己的形象不断左挑右拣。纳西索斯虽然是悲哀的,却真正地爱自己。这是个真正的诅咒吗?人们大多不爱自己,于是才有如此强的自我矫饰的欲念。

“小的时候,很看不起近代的大文豪,他们的文章里似乎没有可以摘抄的句子。童年里的张爱玲走过热爱色彩浓重华丽辞藻的一节,又有谁逃得掉?迤逦、旖旎、昏黄、薄纱、低眉顺眼的红蔷薇、翩飞的蓝色羽毛。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然而这些词语终究是毫无意义的。也不仅仅是辞藻,那些包装自我的、武装自我的东西,其实都轻如鸿毛,可以从背包里丢出来。”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想起自己应该开始刷牙了。我已经毫无意义地盯着镜子太久,仿佛青春期天真快乐的女孩——尽管我理应是这样。应该纠结着自己左脸颊大摇大摆坐下的青春痘,想挤掉又怕留疤。纠结嘴唇太厚眼睛太小颧骨太高脸型太方。

完美,这个世界上本不该存在的概念被生造出来,那么多人为之头破血流。信奉星座的人也由于完美主义让处女座蒙受不明不白的冤屈。永远都有可挑剔的地方吗?就连奥黛丽赫本也说:“我不漂亮。”多令人讨厌!

正如颠茄很美却有毒,狗尾巴草没有毒,却不够漂亮。不是绝对的美人一颦一笑就是倾国倾人城,我们就是东施效颦,他们写点句子就是千古名句,我们掰点话就是放屁。也许在你眼里,你看到的好像是他们完美的时候,在他们心里真正是他们不完美的时候;而我们好像不完美,其实最完美。去他的概念!你要是相信,你便是了。

拥抱自己吧!

我揉揉眼,最后看了眼镜子,意识到它也只是面镜子。Why bother?或许我磨磨蹭蹭地想了这么多,上帝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好吧,滑稽极了。或许我只是被语文阅读题折磨太过了吧。我关上灯,走出浴室。

留那些胡思乱想黑魆魆驻在门后头,待风将它们吹散。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