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想的作文:梦想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关于梦想的作文:梦想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关于梦想的作文:梦想

 
  人在年少时,都会有很多梦想。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我,有过一个看似简单的梦想,却至今都没能实现。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整个中国的西北农村,还未彻底迈开城镇化的步伐,环县以北,山城梁上天高物燥水苦人更苦的故事仍在继续,祖辈们还在用血汗指望着贫瘠的田地。那时我不到十岁,每每放学回家,家里总有干不完的农活,我最讨厌的是家里的那四五十只羊和那头劲很大的牛。从三里外的小学走回去,第一件事不是复习功课写作业,是帮家里干活,爷爷奶奶还不到60岁,身体硬朗,下了一辈子的苦的他们一刻也闲不住。尽管这样,在我心里,家里仍然有繁重的农活。犁地,种地,锄地,放羊,拔草,喂牲口……除了冬季能闲一闲,其余时间都消停不了。  

  我最愁的要属放羊,那时候,在我眼里,放羊是天底下最痛苦的营生,还好我家养羊的时间并不长。一群羊,我觉得比一群人更难以对付,它们不通情理,不懂言语,乱跑嘴馋不守纪律。最痛恨馋嘴羊翻过大沟跑进别人家的地里,每次都仔细观察犯事的那几只,记住特征,打算回家后狠狠收拾,结果傍晚羊一进圈全成了一副长相,我认不出了。我这个羊倌的不称职在庄子里是出了名的。自己在山里看书或者玩耍回过神后,发现羊早已无影无踪。三妈家的麦子地里,经常有我浩浩荡荡的羊队。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止一两次,也不止三四次,后来,只要发现羊群不见了,就径直赶回家中,从羊圈里再赶出来。我知道,三妈家的人又把羊从她家麦子地里赶回来直接圈起来了。作为学生,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凑合,但面对跑来跑去的羊,我就眼拙,数不清数了。后来我经常和弟弟一起放,就经常出现两个和尚没水喝的情况——羊跑了谁也不想去追,或者轮着你负责一次,我负责一次,或者干脆堵在老庄子的破院子里或沟的尽头处,我俩坐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战略要地。回想起这些,小有惭愧,觉得偷懒对不住弟弟,偷懒也对不住羊群。  

  不放羊的日子,就要给牛羊拔草,那些年家里没有苜蓿,提上筐子或者绳子伙同弟弟出去,跑遍了庄前庄后的每一块地和地埂,小孩是耐不住性子的,到处跑,寻找草最多的地方,结果就猴子掰苞谷了。钦佩爷爷奶奶为什么出去不大一会就能背一大捆子草回来,记忆中,夏日里爷爷的手,整天都沾满了拔草时候捋下来的草汁,干在手上和指甲缝里,粗糙,洗不干净。  

  放羊和拔草,是我小时候最讨厌两件事。讨厌火辣辣的太阳炙烤大地,蛐蛐声四起,讨厌扎手的蒺藜,讨厌晚饭后“喀嚓喀嚓”的铡草……那时候,我最大的感受是,农村人,活很多,钱很少。干那么多的事,不值得。  

  几个眼光好的亲戚进了城里,所谓的城,只是个小街道而已。他们办起了油坊、门市或者农副产品收购站,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生意靠农村,虽然他们依旧和农民打着交道,但摆脱了苦焦的田地和繁重的农活。父亲也尝试着收过农副产品、羊绒等,但还是没有走出农村。山城的集是每月逢五逢十日,小学的我,连走山城逛一圈的机会都不是很多,街上离家还有近20里路,那时候摩托车也少,赶集的人大多挤少之又少的农用三轮车,加之我从小不愿去人多的地方,每到一次山城都有新奇感觉。那时候,一毛钱是可以买四颗水果糖或者两颗哈密瓜糖或者一块长条泡泡糖或者一袋小雨点的,家人给零花钱最多也就一两块,进门市的机会不是很多。  

  老公路,沿着山城梁蜿蜒而上,很多司机都知道,当年过山城梁用的时间和现在去吴忠都差不多了。我站在公路旁,等一辆一辆大货车轰轰隆隆砸着地面通过,车轮冒着热气,夹杂着碎铁烂钢的声音,尾气和尘土弥漫眼前。这些,在当时的农村,很少看到。农村待惯的孩子,看到汽车都觉得新奇。看到司机下车后,腆着大肚子,走进某个小卖部,买些吃的喝的拎了出来,觉得司机就是有钱,渴了饿了就花钱买着吃,农村人到城里赶集大多回家后才吃,再说花八毛钱买一瓶矿泉水也太不划算了吧,不甜不酸不辣的,还不如八袋小雨点呢!现在想起来确实有点可笑,但是那时候司机我并不羡慕,我羡慕小卖部的售货员——觉得那样的工作最轻松。坐在房子里,趴在柜台上,买货的来了取货收钱,又不费什么力气,又不被风吹日晒,有好吃的还有好玩的,没有顾客的空当,还可以用小霸王游戏机摞摞俄罗斯方块或者开开飞机,真是太舒服了。羡慕这个职业,更羡慕家里有小卖部的孩子。觉得他们暑假不用放羊不用拔草不用收粮食,甚至郁闷家人为啥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关了小卖部,为啥不把家搬到城里去,在那段“七匹狼”里可以兑出篮球和雨伞的日子里,我暗下决心——等我将来长大了,啥也不干,开个门市部,当售货员。  

  但是时间可以让你明白很多东西。  

  后来我上了初中,家里卖了羊,我告别了放羊的日子,再后来,家里的牛也卖了,我不用拔草铡草了,再后来村里开始用收割机,我不用弓着身子满头大汗拼命拔麦子了。十年里,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业机械已悄无声息地进入千家万户的田间地头,逐渐替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我开始欣喜,我不用放羊拔草收麦子了,我更欣喜的是,家里人也不用干这些了。那个当售货员的愿望,被悄悄地遗忘,已实现不了或者说没必要去实现了。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