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节日的作文:儿时的腊八粥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日期:2018/5/17

关于节日的作文:儿时的腊八粥

文章
来源莲山
课 件 w w w.5y K J.Co m

关于节日的作文:儿时的腊八粥


  话说孩提时,总是扳着指头算日子,盼望着吃到家家户户香飘十里的的腊八粥。天不亮,母亲和我的二姐、三姐已做好了腊八粥,母亲让二姐和三姐端起大半碗丰盛的粥饭,先祭灶神、后祭门神、石磨神、碾子神、六畜神、地神、天神。门楣上、窗棱上、地上、羊圈门口到处都是泼洒的腊八粥,煞是认真虔诚。这曾经的腊八粥永远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挥也挥不去……
  记得我和三哥赖在土炕上,听着母亲和姐姐们的忙碌声,硬是躺在炕上装睡,等待着那香喷喷的腊八粥。心想:一年为什么不过它三个、四个、八个、十个腊八节,可惜只有一个腊八节,让人盼得好苦。盼着、等着、想着、想着、口水就流下来了……那个香——真的无与伦比!
  母亲端来了早一天泡好的黄豆、豇豆、红豆、花生米,下在锅里煮熟,用笊篱搭出。母亲又和我的两个姐姐忙开了,和起各种面食,有麦子面、荞麦面、玉米面、洋麦面,各样最多用一碗面,分别和起来,虽都是不同面粉,但颜色各有千秋。有黄的玉米面,白的麦子面,灰的荞麦面,青灰的洋麦面等。两个姐姐微笑着找来了一分、二分、五分不等的硬币,洗干净,小心翼翼地揉进面团里,各色面团足足有两锅盖,有不同的形状和名称,母亲和姐姐边笑边说:——这是麦垛!——这是糜子垛!——这是荞麦垛!——这是谷子垛!——这又是……分别下在开水锅里煮熟,母亲说:谁是有福的,谁就能多吃出钱来!二姐三姐似乎在包硬币的面团里做了记号,然而也没见她们都吃出来的是钱!把做好的面团煮熟后,晾在锅盖上。再换一锅水,淘了鲜亮的黄米,让姐姐们烧火蒸米饭,这样的活是难不住姐姐的,用不了半个小时就会蒸好米饭。只是这腊八粥一次要下六七碗黄米,——是那种粗瓷大碗,母亲一再强调,苦了一年了,让娃娃们吃个饱肚子!听到姐姐“嚓嚓”的铲锅声,我和三哥睡在被筒都会知道米饭蒸好了,连那种芬芳的米香味直钻鼻孔两翼,挡也挡不住,不知不觉悄悄的溜进了鼻孔。猛一吸气,一股馨人心脾味道好香啊!真是近水露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只愿母亲做得多多的,让我们小兄弟吃个痛痛快快,美美过个痛快的腊八节。父亲坐在昏黄的煤油灯下,一会给我们小兄弟忙着补袜子,一会又打毛线,一会又织毛袜子,总是不会闲下来。
  这腊八粥做起来工序倒还不少,光说那柴火就有十几种。因为母亲是细心人,不论做什么事都会按规矩行事。有黄豆柴,豇豆柴、糜草柴、玉米柴、麦草柴、荞麦柴,只要锅里有什么粮食,母亲让二姐、三姐锅底就烧什么柴火,盼的是来年五谷丰登,岁岁有余。不要说这粥有多么好吃,仅仅那柴火的花样,让人看得是心里暖乎乎的,腊八粥的味道自不必说有多么的地道了!母亲一边在灶台上忙碌着,一边对姐姐么们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风俗,谁也不能忘记!
  二姐、三姐轮番拉着风箱,红红的火苗亲吻着锅底。我和三哥早已被这无限美味的粥香刺激得心里痒痒地,一骨碌爬起,伸长脖子看母亲是否做好腊八粥。香得口水在嘴里打转转,一个劲地往肚里咽。父亲不失时机的让我们穿好衣服,帮他捻毛线,要把羊毛撕得化化的,细心的三哥不时地得到父亲的夸奖,脸上充满了些许的自信。母亲的腊八粥还是没有做好,我似乎有点等不及了!因为一天前我都没老实的吃饭,热切地盼着这顿腊八粥,少吃了许多,此时肚子咕咕的叫……
  母亲终于开始了最后一道工序,是要喷好调味的汤。从锁好的抽屉里取出羊肉坨,是过“九月九”、“十月一”生产队杀羊,母亲舍不得吃,从我们这些“狼娃子”嘴里省下的羊肉臊子。最多不过碗口大一块,小心的用厨刀切碎,炝了葱花、炸了萝卜丁,一股芳香直冲鼻孔,好不让人垂涎涟涟……我和三哥各自抱了空碗,站在锅台前唯恐母亲给我们舀得慢。可是,还有一道工序没有完成,舀出部分汤,把前面的包硬币的粮垛、豆食、米饭取适量,放进有汤的锅里,用勺轻轻搅匀,这才是真正的腊八粥!这神奇的腊八粥,你让我盼的好苦……
  母亲一再叮嘱我们小兄弟慢慢用粥,不要心急,一口一口慢慢吃。然而我们小兄弟总是狼吞虎咽囫囵吞枣的吃这腊八粥,来不及细心地品尝,心里想着那饱含着口福的硬币饭团。冷不丁,三哥吃出了硬币,我急着要看,还是一个五分银币呢!我急着强要,三哥不让,母亲前来劝架说:你总比弟弟多吃了两年腊八粥,让给弟弟吧!
  吃腊八粥在我家乡是有讲究的,万万不能吃成空碗,必须留一部分在碗底。不论你吃多少,主人都会给你盛满!吃空了碗,家乡人会笑你不懂礼数。为什么呢?大概是取年年有余,岁岁平安,长命百岁之意吧!

文章
来源莲山
课 件 w w w.5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