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作文:鱼藏舞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中学作文:鱼藏舞

文章
来源莲山
课 件 w w w.5y K J.Co m

中学作文:鱼藏舞


  除了清明,在守墓人的记忆里,似乎很难见到一人,不过今天大概是一个例外。从昨天那个女人下葬到现在,那个男人就一直跪在女人的墓旁,再也没动过。

    男人只是不停地拨动着女人生前喜欢的首饰,从昨天到现在,他再也没有进食,奇怪的是,他却没有一点感觉。他明白,能触动他神经的人,已经死了。尽管,女人早已背叛了他,可在她死后,他却没有丝毫的快感,在心里传来的,只有痛,那刀绞般的痛。而他现在,只是呆呆地看着还在烧灼的纸钱,如此而已。

    他绝不会想到,他杨大昭,这个平凡的庖丁的名字,竟会被列在杀手楼的名单上,更没有发现他身后早已拔出兵刃的人。一向对血敏感的他,竟没有嗅到空气中浓烈的血腥,也许此时,他只剩下一副任人宰割的躯壳而已。

    “啊!”刀刃迅速地撕裂了肩上的皮肤,刀上附有的力道直接切断了所有的骨头,硬生生地削下了庖丁的左肩。剧烈的痛楚让他明白,也许,他连今日也活不过了,死在墓地中,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对方一共四人,皆手持长刀,身束黑衣。为首的那人先开口:“你就是杨大昭?”庖丁强忍痛楚,点了点头。杀手不再答话,直接举起了长刀。庖丁躺在碑前,眼中再无对死亡的畏惧。也许自己这一生,都是为她而活吧!庖丁苦笑,现在又要为她而死,此时自己心中却毫无怨言。尽管她心中从没有过他,可那,又如何?

    看着那扑面而来的刀,他闭上了双眼。

    “君菀,等我,我马上就来了!”

 

    一滴鲜血滴入他的唇中,他却发现左臂仍在剧烈到疼痛。睁眼看时,竟发现为首杀手的身躯突然崩离,爆裂出的大量鲜血直接溅在他的脸上,却让他清醒了些:“我没死?”

    另外三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首领的死也让他们猜出了对面紫衣剑客的身份:“慕容笛!”

    同样身为杀手,慕容笛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承影剑的急速旋转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剑网,将三人全部笼罩其中。绚丽妖娆的剑光吞吐了几下,便染上了诡异的暗红,疯狂的剑舞在血色的渲染下,带着死亡的香气,将三人的躯体粉碎在血色的剑网中,再无生息。

    慕容笛将承影收入鞘中,缓缓吐出一句:“杀手楼的就只有这么些货色?不管怎么说,任务总算完成了。”连看也不看杨大昭一眼,转身欲离去。杨大昭刚从惊骇莫名的感觉中走出,见状立刻喊道:“阁下,阁下可是天水第一杀手慕容笛?”对方却不停下脚步,只是摇了摇剑。杨大昭左臂失血过多,早已无力支撑,此时咬紧牙关,喊出了最后一句话:“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言罢,一头倒在了地上,可他却露出了欣慰的笑,他看见慕容笛停下了脚步。这,已经足够了。

    杨大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灰暗的小屋里。然后便是慕容笛的声音:“你要我杀谁?”

    “南宫陌!”杨大昭话音刚落,就看到慕容笛那双利眼直射自己。半晌后,慕容笛打破了沉默:“南宫世家可谓长安城中势力最大的权贵,当年到、盗圣一缕轻烟夜访皇陵,盗走珠宝无数。宫中大乱,他却逍遥法外。如此一时兴起,又顺手盗走南宫世家的乾坤壶,不想次日就命断街头。你竟然还敢惹他们?不过,我还是有把握杀掉他。只不过南宫陌死后,你就听天由命了!”“我现在活着,本就是为了取他性命的!”慕容笛见他如此坚决,便不再劝说,直接切入正题:“南宫陌是南宫世家的少爷,按照我的标准,最低十万两白银。”

    “可我,我身上只有一百,两银子。”当杨大昭吐出这句话时,慕容笛的目光越来越冷,终于,他缓缓道:“一百两,你在说笑么?”

    杨大昭突然蹦了起来,没有理会慕容笛散发出的杀气,愤然道:“是的,我只有一百两银子,可是南宫陌道貌岸然,却暗地玩弄女子,滥杀无辜。这种人活在世上,真是天理不容!你们不是常说要替天行道吗?这种人你们为什么不除掉,反而让他到处作恶?”

    这些话是杨大昭苦思半天才说出来的,原以为他说的慷慨激昂,能让慕容笛动容,却没想到等来的是慕容笛一声大笑。正当他手足无措时,慕容笛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庖丁。”“难怪,你会听信那些初入江湖的无知少年的蠢话。江湖,本就没有道义可言,当初我初入江湖时,也对江湖充满了期待,到处除恶扬善。可在我与铁羽飞鹰决斗时,却被曾经救过的人一剑刺翻,若不是父亲,我现在早已成为他的剑下冤魂。从那以后我才明白这世间,本就无道义可言,凡事利为先!现在还能坚守信念的,恐怕寥寥无几了!”

    “这,就是世道!”慕容笛一锤定音。

    杨大昭只觉得胸口如遭雷击,缓缓躺在地上:原来,江湖竟如此黑暗!就如从前还看到过南宫陌开仓振民一样,若不是君菀的死,恐怕我死也不会相信南宫陌竟是一个衣冠禽兽!原以为像南宫陌这样的败类屈指可数,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个蠢蛋!侠义之士,狗屁,统统都是狗屁!

    杨大昭默默起身,慕容笛不禁皱眉,道:“你去哪?”“你既然不帮我,那么,我自己去杀了他。”慕容笛冷笑道:“就凭你?南宫陌的无伤剑气在南宫世家的造诣最高,我尚且全无把握,何况……”话音未落,杨大昭已走出了小屋。那条空荡荡的长袖在风中飘曳。银月的光辉镀在他的背影上,不知怎地,他那原本瘦小的身躯,此刻,竟有些坚毅。良久,慕容笛叹了口气,抓起了承影,毅然走出了小屋。

    南宫世家的宫主南宫怒突然暴毙,在下葬之后,便开始推举新任宫主。论才能,论阅历,南宫世家的少公子南宫陌都是宫主的最佳人选。毫无疑问,南宫陌成为了南宫世家的主人,为此,南宫世家举行了旷世盛宴,邀请天下所有英豪前来庆贺。南宫陌本是天下少有的青年才俊,位列京师三大公子之首,一时间南宫家门庭若市,都来拜访新任宫主以表祝贺。

    在筹办盛宴的同时,南宫陌更是招揽天下名厨,而在几十位名厨里面,有一位独臂庖丁尤为显眼,他做的洞庭活鲤鱼令每个尝到的人都赞不绝口。南宫世家的寿宴今日便由他主厨。

    终于,到了寿宴之日,京城无比热闹。南宫陌坐在家族的望月楼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满意的点了点头。旁边的侍从回身问道:“昭大师的‘雨打芭蕉’已经做好了,是否让他呈上来?”南宫陌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倒是她的母亲的眼睛亮了亮,说道:“喊他上来吧!”昭大师是刚召来的秘厨,为人孤僻古怪,但他制作的鲜鱼令每个尝到的人都赞不绝口。‘雨打芭蕉’岳阳楼派系的拿手好菜,那道菜,是用完整的芭蕉叶将整条活鱼包裹起来,在梨木树枝燃起的篝火上燎干。叶子干了,里面的鱼只有七分熟,而后准备极大的铁架子,挂起小油锅,热油烧开,送到酒席上。客人看中了哪块鱼肉,当场割下来,入油锅一炸,再醮上酸辣酱汁食用。这种做法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活鱼的鲜香,入口时五味俱全,下肚后只留鱼的清香,正是洞庭鱼最脍炙人口烹制方法。

    南宫陌突然皱眉道:“怎么?昭大师的鱼还没上来?”今天是他荣登宫主之位,大喜的日子,他不希望任何事影响自己的情绪。侍立的丫环刚刚要去查看,昭大师已经以一条独臂提着那个巨大的铁架子出现,芭蕉叶的清香和大鱼淡淡的腥气在后花园里飘散出去。

    南宫陌闭目闻了闻空气里的鱼香,缓缓点头,面露赞许。昭大师把铁架子放在桌前,撕开芭蕉叶,那条鱼果然还在动,嘴唇一张一合。

    “果然好技艺。”南宫陌赞叹,陡然间昭大师探手自那鱼嘴里抽出一柄两尺长的利剑,向南宫陌身前扑过来,不顾一切。同一时刻,丫环们惊呼着呆住,颤抖着张大了嘴,不敢动弹。南宫陌没有动,他也来不及动,手里握的白玉杯斟满了酒,刚刚要向口边送,昭大师的剑已经到了。那一剑他刺的是南宫陌的喉咙。

    昭大师脸上只有森冷的笑,他看着南宫陌的目光,就向看着一条虽然嘴仍然会动但实际已经死掉的大鱼。他的剑已经刺到南宫陌的喉咙,却突然发现那把剑怎么也刺不进南宫陌的心脏。

    南宫陌冷笑一声,左手从腰间抽出‘无伤’,杨大昭只觉得眼前景象一变,无伤剑陡然前移了一寸。杨大昭突然觉得小腹一阵刺骨的凉意,低头看时,小腹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秋风正无情地从这个血洞里吹拂过去。

    “你区区一个庖丁,竟然还敢杀我?笑话!”南宫陌看着这个将死的庖丁,脸上尽是鄙夷。

杨大昭冷笑着,用尽了身上最后的力量,大笑道:“倚高才而玩世,忠厚貌而欺人。你,你也配称谦谦公子?”南宫陌脸色一寒,再次催发了无伤剑气。终于,杨大昭带着那丝睥睨天下的冷笑,倒在望月楼上。

    只见南宫陌对着屏风后说道:“这次多亏慕容兄,不然我想我南宫陌也会丧命于此吧!”慕容笛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拱手道:“无妨,南宫公子天下俊杰,鄙人只不过不愿看到天下又少了一位英豪罢了!”

    “让这小子折了公子您的雅兴,我倒愿意下厨房去做一道洞庭名菜孝敬您,绝对不在他之下。”慕容笛知道昭大师的厨房里各种材料齐备,突然有了做菜的雅兴。南宫陌惊道:“慕容兄竟会做菜?妙极,妙极!”

     南宫陌看着桌子上的鱼,一尺九寸,全须全鳞,尾巴高高翘着,配着二十五道辅料的香气,色、香、味俱全,绝对已经超越了昭大师做鱼的水平。南宫陌已经举起了筷子,被鱼的香味勾得五脏六腑都要雀跃起来。

    慕容笛陡然间向那鱼尾上一拍,擎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刃,跃上桌子,扑刺南宫陌胸口。剑如飞蝗,刀枪不入的冰蚕甲竟丝毫不能阻挡慕容笛的‘风含笑’!南宫陌不服、不甘心,但实实在在的,他的生命已经随着喉管切断而消逝。当他觉得喉咙里的血正急速流出身体、无法开口、无法呼吸时,陡然间心如死灰:“为什么?”

    慕容笛看着南宫陌:“若不是杨大昭,我根本近不了你的身,更遑论去得到你的信任,杨大昭的刺杀只是引蛇出洞,蛇被引出,剩下的就好办了。”

    “他给了你多少银子?”“呵呵,分文不收。”

    “什么!”南宫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只是杀人才收钱,你……”慕容笛冷笑道:“其实你本有机会逃过这一劫的。杨大昭告诉我,他的女人曾给你做过一道菜,正是这道‘醉里芙蓉相媚好’,你若曾真心爱她,必会有所警觉,只可惜,你连这点也做不到。”

    南宫陌已经听不到慕容笛的声音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仿佛看见了那惨死在自己剑下老父那张脸,陡然明白:“生命没有了,什么名声、钱财、爱情、天下,都成了镜花水月。如果让我重来,我只希望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守着自己的三亩地,守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好好过日子。江湖再大,我只是偶然涉足的雪上孤鸿,有一片立足之地足矣……”

    “宫,宫主死了!”侍女的尖叫惊动了宫里的人,不到一会儿,数百人已围在楼下,一步一步,走向那孤傲的身影。

    慕容笛看着涌上来的数百人,一点都不感到恐惧,耳中恍然响起铁嘴张慷慨激昂的评书——

    “专诸自鱼嘴里拔出利剑,飞跃过几案,寒光一闪,已经没入王僚层层铁甲之中。殿外,空中扑下的苍鹰一击,将整个琉璃瓦的殿角全部拍碎,纷纷坠落。王僚惨叫,专诸拔剑再刺、三刺,直到王僚失去了惨叫之力。专诸大喝,今日为天下百姓除害,为江湖英雄复仇!倒转剑柄,霍地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文章
来源莲山
课 件 w w w.5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