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作文:镜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中学作文:镜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

中学作文:镜


巨大而沉重的皇家灵堂。无数祖先高高在上。
    遥远模糊的灯光将硕大的铜柱开光成一面昏花的铜镜。他看见自己的身影。
    李太后为这个国家操碎了心。当初,她还仅仅是个宫女,然而母凭子贵,幼主登基,她的一生都与这个王朝的兴衰再也分不开了。李太后声嘶力竭地训斥跪在灵堂的万历帝,咳出了鲜血。她恨铁不成钢的责问仿佛仍然震慑这肃穆的大堂,绕着擎天的铜柱激荡成尖锐的风声……
    ——“想你小时是何等聪慧懂事……明朝的江山,莫非毁在你手中!先帝弥留之际,曾嘱咐内受两母教育,外托张先生等辅佐,用心良苦,天地有知!”
    小时……
    万历帝再也跪不住了,倒在蒲团上,仰着头绝望的看着铜柱上的反光。那里似乎影映着小时无忧无虑的影子,像父皇戏台上憧憧的人影……
    当先皇还只是裕王时,张居正,徐阶徐阁老的得意门生,已官拜翰林院侍读学士领院事。
    万历帝也还只是小朱翊钧。他伸手去摸张居正胸前的一缕青须:“张先生,你的胡须真好玩。”
    张居正得意地微笑着蹲下身来,微风中飘动的胡须拂到他的小脸上。
   “娘,张先生的胡须好痒痒的哩。”他咯咯地笑了……
    ——“稳固国家要紧,难道,难道非要你做这个皇帝不成!本宫恨不能废了你这昏君!”
    昏君。他紧紧盯住铜柱上晃动的光点。
    他遗留在裕王府的童年,已经在隆庆帝纵情声色的戏台、花园里泡得麻酥酥的。
    从诞生到死亡的必经之路,一个人,一个国家。
    他手中接过的是怎样一个世界啊。父亲昏庸吗?爷爷昏庸吗?祖宗们,是昏庸还是贤明呢!他感到,这个国家不再需要他了。他幼年的雄心壮志,面对张先生许下的雄心壮志全部化为泡影。因为大明王朝这一艘在狂风骤雨中仍要日夜兼程的大船,不再需要他了!在他成长为一个贤明的君主之前,已经有了更好更强有力的舵手——张居正啊!

    等万历帝清醒过来,已是在内殿。
    “这算什么东西!”万历帝把内阁首辅张居正呈上的“罪己诏”撕的粉碎。
    “‘罪己诏’是皇帝的检讨书,微臣已代为拟写,以平息太后之怒。”张居正不动声色。
    张居正!你以为你可以操纵一切吗?你想犯上作乱吗!
    万历帝气得涨红了脸,他在心底呐喊着,又极自然地听见了张居正的回应:不论陛下怎么想,也不管他人如何指责,我只对明朝千万的百姓负责!恕微臣斗胆,之所以独断专行是因为只有强势的人才能统治这个王朝,使它不断强盛!
    万历帝不知道它们是如何从自己的头脑里冒出来的,迅速而果断,使他失去了质问的勇气。不需要张居正回答,所有答复都已深深烙在他心里,他知道,他都知道。
    万历帝初为人主,时常说的都是“张先生曾说”“张先生教诲的极是”“请张先生指教”……
    不知觉的,他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水盈盈的,晃动着就碎掉了滚落下来。不觉眼前一花,还是那,文华殿,御书房。
    张居正微笑着朗声道:“皇上把‘纵心乎谌然之域’,理解为‘人应当虚心处事’实在精辟。譬如,水是最清的,混入泥沙,便浑浊了;镜是最明的,蒙上灰尘,便不亮了。皇上只要涵养此心,除去私欲,如明镜一般,自然好恶刑赏,无不公平,天下就好治理啦……”
    突然,张居正厉声的呵斥打断了他的回忆:“冯公公,让御书房敬事太监重抄一份‘罪己诏’!不必皇上亲自批阅了,请冯公公掌印公布送太后吧!”
    说罢,张居正“哐”地推开大门,拂袖而去。
    外面的阳光漫射进来。正午了,阳光好耀眼啊!
   他知道。他何尝不知道!“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张居正就是这面镜子,是大明王朝最锃亮的明镜。然而那光芒何以刺痛他的双眼呢?
    只有权力,可以保证国家这个庞大精密的机器正常有序地运行下去了。张居正要发挥他的治世之才,就必须要掌权,而这就意味着其他人的失势——甚至是他,明朝堂堂的万历帝。
    一镜明,余镜昏。
    然而这个国家需要张居正!一步,也离不开了。
    万历帝像委屈的孩子一样,把嘴唇咬出血来,迎着阳光踏出殿门:“由他去吧!”

    后记:自古君臣知遇之隆和仇视之深,鲜有如万历之对张居正者。万历十年六月二十日,长达二百七十六年的明封建王朝的最后一抹辉煌随着政治改革家张居正的去世而消亡了。明朝在位时间最长,还有,最昏庸的皇帝——万历帝,放弃年少时的雄心大志,三十年不理朝政,祖传社稷走向灭亡。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