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观后感:一部有趣的悲剧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邪不压正》观后感:一部有趣的悲剧

文 章
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 kj.Co m

《邪不压正》观后感:一部有趣的悲剧

首映礼之后,很多朋友问我《邪不压正》好不好看?我居然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满脑子蹦出来的词是“有趣”,而无法判定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大家又进阶到下一个问题,问我喜不喜欢这个电影?既然觉得它很有趣,大概是偏向于喜欢的情绪。

市面上好看的电影,真的有很多,但这些好看的电影不一定都很有趣。《邪不压正》有趣的点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表面的有趣,很多桥段或者台词,一看就觉得很有趣,像是给许晴的屁股盖印章,或者是彭于晏的屋顶裸奔,关于死爸爸的争论。

 

另一个层面,是解读的乐趣。中国人说故事,喜欢藏着掖着,我们说一个山说一个海,说的都不是山和海的事情,而是一切景语皆情语。《邪不压正》给人提供了一种解读的乐趣,留下了很多线索,待人自己去解读。

彭于晏的记忆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他一定要不断的跟所有人重复这个故事?反反复复的确认。姜文的背后是美国人,那么他到底是属于哪个党派?他的人都穿白衣服在地上走,而周韵的人都穿黑衣服在天上飞,周韵的背后又是什么人呢?一旦大家开始意图解读,就肯定能享受到解读的乐趣。

 

从《侠隐》到《邪不压正》,时间都是在1937年,七七事变的附近。追溯到1937年的中国电影,已经几乎没有武侠片了,因为1932年的禁令,加之国内形势愈发严峻,和大量粗制滥造的武侠神怪片充斥市场,终于让这个电影类型在大陆暂且消声灭迹。

但是武侠文学和武侠人物,依旧在市井中流传着。常有人说民国是最后的武林,其实武林的故事,并没有在民国之后中断,只是好像过度到了新的纪元,那些属于旧时的传奇,一并也就成了历史。

 

《一代宗师》

张北海书写《侠隐》,其实想说的,也就是侠如何退出的江湖。就像《一代宗师》里宫宝森带宫二下到广州,他想让宫二亲眼看着,他怎么退下来的。

《侠隐》里有真实的历史事件,包括真实的历史人物,以及真实人物为原型的改编。用作者自己的话来说,民国时代的中国,已经进入到一个现代化进程中了,当然也是多亏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大驾光临,所以再搞侠以武犯禁那一套,也有点和社会格格不入。

 

《侠隐》着重在写侠被现代化社会消解的过程,而姜文直接提取了《侠隐》里的主心骨——邪不压正,但凡武侠电影,武侠故事,往往最难离开的主题也就是邪不压正。

这其实是他简化这个故事的最重要一步,提取出了核心的部分,就可以围绕着这个核心的部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编。其中很多人物被删节,像是张北海希望葛优出演的师叔。李梦出演的蓝兰也只剩下两场几乎毫无意义的过场戏,而原著中,她是张北海自己的影射。

 

在这个《邪不压正》的电影里,已经没有所谓侠和江湖的部分了。原著里李天然是在师门惨案五年后回到北平,而电影里变成了十五年。这个十五年是一个有趣的设置,倒不是说往前推到1922年发生了什么,而是十五年实在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史记》中有《游侠列传》和《刺客列传》,可以说是最早的武侠文学之一,其中《刺客列传》写了五个刺客的故事,荆轲、曹沫、专诸、豫让和聂政。他们五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为了刺杀经历了一个等待的过程。我们的一位老师,总结为愚公移山式的献祭,并认为这是中国式悲剧的一个终极叙事模式。

 

所以,从根本来讲,虽然《邪不压正》里有很多荒诞、幽默的部分,但它总的来说是一个悲剧。在这场献祭结束之后,李天然的人生好像失去了目标,与此同时,他拥有的一切,也会随之一切失去。

愚公移山是大家都了解到典故,在神话故事里,天庭被愚公的精神感动,挪走了山。但这是神话的那部分,现实故事里没有神话的部分存在,人是靠自己,用愚笨的代代相传的方式去移山。这也就是李天然的复仇过程,在不同的人支配、影响下,缓慢的去完成复仇的任务。

 

写文章的章法里,有一则是首尾呼应,我的古文老师说,好的文章一定是每段都可以做到首尾呼应,这是一种相对比较紧凑的结构方式。《邪不压正》有两个呼应,一个是大格局的呼应,一个是电影内部结构的呼应。

在大的格局上,就是在最后的武林民国,呼应上了最初的江湖春秋战国,同样是刺客复仇的故事,同样是非标准化、定制化的泛武侠叙事。电影的内部结构,故事的开端是灭门和重逢,结尾是报仇和离别,有因有果,有聚有散。

 

张北海自己说,最适合改编《侠隐》的导演应该是胡金铨。胡金铨的电影里,就常有愚公移山式献祭的故事。当然,张北海真正看中的,应该也是胡金铨对于侠形象的消解。

胡金铨认为侠一定要有职业,这让侠这类人物,实在太有烟火气。我们很难想象杨过、小龙女打了一份零工养雕这件事,武侠世界里当然也有一些适合侠的职业,像是镖局、武师,或者本身就是地主家公子,又或是达官显贵的门客,但这类人物往往也成不了主角。

在胡金铨的《侠女》里,徐枫正式出场后,隔壁的石隽母亲就打听到了她以什么为生,落下一句“穷”。揭不开锅,好像真有点影响侠女的冷酷形象。

 

《侠女》

姜文和胡金铨自然是很不同的导演,但姜文的确也做到了去侠化。如果纯粹的是让彭于晏步步为营的完成复仇,加之炫目的武打场景,倒是常规的武侠电影叙事模式。

但偏偏这个复仇背后,加上了一个棋盘,所谓个人的仇恨和侠义的宣泄,在大的家国格局下,显得并不重要。彭于晏一开始不懂,他回到中国就是打算做一个侠客,但是其他人都懂的。当他懂得的时候,这个江湖也因此正式的瓦解了。

文 章
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 k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