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昨日去电影院刷了《我不是药神》,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忙碌之余,推荐各位专用车行业的朋友们有时间也去看看这部电影,我们都是小人物,小人物更要保重身体,健康第一!因为我们真的病不起!!!

看电影,见众生,小人物的内心成长
 
 跟很多国产烂片相比,《我不是药神》完成度最高的部分是人物的内心成长。成长是人生的主题,也是文艺作品的主题。
 
烂片的烂,归结一个问题,逻辑不顺,人物成长得让人无法信服。
 
 先说程勇(徐峥饰),一个卖壮阳药的男屌丝,家暴,打架,涉黄,五毒俱全。前妻要带孩子移民国外,他出于中国传统男人的小心眼,宁愿孩子跟自己过低层生活,也不愿意他跟后爸亲妈过得更好。
 
他最开始去印度走私仿制药,不为救人,为了赚钱。后来他出卖仿制药代理权,全身而退开了服装厂,每月净赚几十万。

程勇从底层屌丝,摇身变成上海中产。当初给他提供商机,跟他一起“创业”的好朋友老吕(王传君饰),却因为吃不起药导致病情恶化自杀。
 
病人和家属的痛苦,激发了程勇救世的意愿。
 
从我不管你们能不能瞧得起我,到我希望你们瞧得起我,程勇的成长,同时伴随着他财富的增长。
 
人处在社会最底层的时候,对他人的痛苦很容易麻木,活着已经拼尽全力,还奢求这条烂命对谁有用?
 
正如茨威格说的:
 
 “苦难只能激发人的潜能,而不能给予人欠缺的品质”。
 
 听上去很讽刺,但这就是现实、是众生,也是这部电影打动人心的基石。它不假,不高大,但它戳心。
 
 还有几个戳心的细节——
 
 王传君饰演的老吕,因为吃不起药病情恶化,半夜爬起来寻死,看见睡在太太身边的女儿,死人似的眼睛忽然被点亮了。
 
 他对程勇说过,查出患病的时候,太太已经怀孕5个月,他天天想着自杀,孩子生下来,小手握着他,他忽然特别想活,再也不想死了。
 
然而,孩子为他点亮的灯,终究抵不过现实:吃不起药就得死。
 
 王砚辉演的假药贩子张长林本来是全片唯一称得上反派的人物,然而,他在被抓以后,选择不出卖程勇。
 
《我不是药神》里,没有好人坏人,正派反派,只有众生:
 
 医药公司的职责是维护自身利益;
 
警察的职责是执法;
 
药贩子只想赚钱;
 
 而病人只想活命。
 
 没有谁是伟大的,也没有人真正卑微,每个人都是社会这架大机器上的链条和零件,一边独善其身,一边沉沦于时代的染缸。

 


世上最难治的,是穷病
 
 《我不是药神》,贯穿全片的是两个字:药和穷。
 
是大家本来就穷,所以吃不起药,还是因为吃了药,再厚的家底也扛不住?
 
全片最经典的一句话,是假药贩子张长林说的:“世上只有一种病最难治,穷病”。
 
最后祈愿各位平板车,压缩垃圾车的车友挣钱
 
 最可怕的不是穷人吃不起药,而是在大病面前,大家都是穷人。
 
 药神的原型,是帮病友买药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陆勇。2002年陆勇患病的时候,是个企业家。他吃瑞士格列宁,每月四万,很快就吃掉了近60万,当年相当于一套大城市好房子的价格 。
 
电影里,老年妇女对警察说,我生病三年,吃掉了家里的房子,吃垮了全家,但我想活,不想死。
 
 在我前后左右的观众开始抹眼泪的时候,她又加了一句:“你就能保证自己这辈子不得病?”
 
这是一枚炸弹。相信电影院里的每个人,此刻都被生命无常的不安全感紧紧抓住了。
 
因病致贫不是梦,正因如此,《我不是药神》才能牵动所有人的神经,堪称现实题材神作。
 
著名主持人窦文涛在凤凰卫视工作18年,很少出去走穴。他可能就是大家说的那种精致利己主义者,没有大富大贵却吃穿不愁,安于自己的小世界,不关心大世界的风起云涌。
 
 2013年,窦文涛母亲中风,住进ICU,以一天几千块的速度划账单。人到中年的窦文涛第一次感到了经济上强烈的不安全感,开始频繁出去“挣点钱”。
 
 那段时间,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
 
 “这人生的艰难啊,你是很难想象的。”
 
拼命赚钱还是好好养生,是个问题
 
 2014年,北师大公益研究院对白血病患儿进行抽样调查,400名受访者中,医保平均报销金额为10.7万元,最低1万元,最高累计报销75万元,平均实际报销比例为32.5%。
 
 按现行医保政策,患者自负比例平均在50%左右,也就是说,如果实际报销75万元,患者家庭至少自费了75万元。而2017年,中国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为25974元,75万相当于30年不吃不喝。
 
《我不是药神》,除了好的艺术作品本身带来的感动和震憾,更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人究竟应该拼命赚钱还是好好养生?
 
虽然赚了钱,也病不起,但不赚钱,更病不起。
 
既然病不起,就好好养生吧,然而医生说了,癌症是上帝的掷骰子游戏,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可能是疾病诱因,但健康的生活方式也不能百分百防病。
 
 无解吗?是的。
 
正因为生命的个体渺小性,我们才必须寄希望于良好的组织和完善的制度。
 
 好的现实题材电影,结局往往是灰色的。有光照进黑夜,白昼却姗姗来迟。
 
韩国著名现实题材电影《熔炉》的结尾,检察官被收买,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严惩。
 
但电影播出后,法院重新启动调查,涉事校长被重判。当局还出炉了著名的“熔炉法”,加强对残障人士和未成年人性侵犯案件的惩罚力度。
 
所谓“改变国家的电影”,反映的永远是普通民众最基础的痛点:
 
那些弱者以及在变故面前,跌落为弱者的中产阶级,如何面对自己艰难的人生?
 
当一个人走到绝路、处境艰难的时候,他能依靠的,除了提供便宜仿制药的药贩子,还有谁?

 如果有更好的依靠,人的第一选择,还会不会是药贩?
 
 一个血液病专科医生说,他的病人在放弃治疗前说的最多的话是:
  “我生病了,不能挣钱,还要花这么多钱,治疗周期又长,我用什么来治疗啊,老师。你说说,没做贡献,至少不能拖累家庭了。”
 
人性的复杂与人生的复杂,就是我们历经千回百转,忽然发现一个人的力量、一个家庭的力量,渺小如蝼蚁。
  个体永远需要更强大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热爱生命,热爱国家,期望世界和平的原因。
 
 对于渺小的个体而言,看完《我不是药神》,能做的只有两件事:
 
 挣钱再忙,也要早睡早起锻炼身体,千万别等钱有了,人却没了;
 
心态再佛系,也要想办法多挣点钱,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生的艰难会摆在你面前。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