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观后感:只有一个是真的

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妖猫传》观后感:只有一个是真的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

《妖猫传》观后感:只有一个是真的

元旦的时候,看了电影《妖猫传》。画面绚烂浓丽,正是我幻想中的盛世大唐。作为一部电影,《妖猫传》得到的批评已经够多,当然,也有人是喜欢这样的一部作品的,比方我。
导演没有在逐利之下强行做成3D版本来圈钱,全实景的拍摄方式,都是足以大书特书的地方。
然而,对我来说,真正触动我的,是那一句由丹龙说出来的台词:“贵妃,已经不在那个身体里很久了。”
那一声,如同是昭告晨曦来临的钟磐,将一切属于黑暗的幻想都统统击碎。
白日之下,再没有梦境生存的土壤。
而听到了这句台词的白龙,则抽搐着身躯,重重的咳出一口血来。
那是三十年来的迷梦和坚持,在身体里崩溃的碎屑,正在透过身体迸射出来。千疮百孔,无处收拾。
当影片结束,我却忍不住的想,真的,有白龙吗?
也许,自始至终存在过的,只有丹龙。
而白龙,是另一个他。那个充满了炙热幻想和冲动执拗的白龙。就好像是从丹龙的身躯中所截取出的那一段少年的时光。
其实我们经常会恍惚的觉得,那个曾经年少的自己,跟现在的自己,仿佛并不是一个人。那种莽撞,那种生命的活力,那种无知无畏不计后果的行为,都跟当下的我们,跟“三十年后的丹龙”如此不同。
白龙是轻盈灵动的,他始终记得,贵妃是怎样的对他说着话,怎样的,对着他微笑。那是最初也是最美的迷梦。所以,他要守护这个梦境,他要找回那即使舍弃了身躯也无法舍弃的笑容。
所以他可以那样的肆意,对陈云樵报复,对春琴,甚至对白头宫女报复。他是如此简单而直接的释放着自己的怨念。只为了将三十年前的真相揭开。
而那时候,化身街头幻术师的丹龙却告诉追踪着真相而行的白居易和空海:“只有一个是真的。”
只有一个是真的。所以,在舍弃了少年的那些执念之后,丹龙选择了“没有痛苦的活着的方法”。
什么是没有痛苦的活着的方法?
那就是我们自己成长起来,把那些原本柔软的,敏感的,稚嫩的灵魂舍弃掉,一点点的变得务实,变得世俗,慢慢的,与这个世界和解。
并不是没有痛苦了,而是,我们不再那么容易感觉到痛苦了。
岁月的风霜,世俗的磨砺,将我们原本的脆弱和柔软包裹起来,最后,我们就终于可以变成,那个在青灯古佛之下微笑的丹龙。
可是,真的可以忘记吗?!
那披着羽衣,作为白鹤少年,在极乐之宴上矫夭而上一飞冲天的华彩时光。
纷纷扬扬散落的,是白色的羽翼,也是无法遮挽的曾经。
白龙执着的,是寻找回贵妃的灵魂,让她再度醒来。而丹龙,却保护着贵妃的肉身。少年的白龙,和成年的丹龙,为了同样的无法磨灭的记忆,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
如果十六岁的我们,和现在的我们,同时面对一个抉择,我们所作出的,会是截然不同的选择吧。
可是,“只有一个是真的”。
少年的白龙最后化作了白鹤飞去,飞向了他记忆中的,那个在花树下对他招手微笑的贵妃。
而成年的丹龙则在佛前,重重的敲击出悠长浑厚的音节。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从白龙,到丹龙。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